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业界新闻 > 正文

债权人讨论金立破产:亏多少是谜 供应商称要“卖房卖车还债”

[摘要]成立逾16年、经历了从功能机到智能机转型浪潮的金立创始人刘立荣爱好围棋,他曾在两年前的采访中提到,金立最大的成就是成为了市场上生存时间最长的企业之一。但在竞争白热化的手机红海市场中,刘立荣突然走到了悬崖边。

债权人讨论金立破产:亏多少是谜 供应商称要“卖房卖车还债”0

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有供应商称,部分参加债权人会议的供应商已申请财产保全,是否破产重组尚未达成一致意见

2018年行将结束之际,手机厂商金立再次陷入舆论旋涡。继承认遭遇资金链问题后,金立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立荣在媒体采访中承认,自己从金立“借用”资金用于赌博,赌输的金额达十几亿元。随后金立传出将召开相关债权人会议,商讨金立破产重组问题。

11月28日上午,部分金立供应商参加了在金立总部召开的债权人会议。11月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深圳时代科技大厦的金立总部。

“现在公司正常营业,同事辞职流动都很正常,董事长也不在公司。”一位总部员工面对询问表示,并否认上午曾在此召开会议。

不过,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了几位金立供应商,有参会供应商表示,参会的部分供应商都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但金立公司是否破产重组,与会者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有供应商称要“卖房卖车还债”

据参与该会议的供应商透露,刘立荣、何大兵已签字离开了金立公司,参会的部分供应商都申请了财产保全。某参会供应商告诉记者,参会的十几家供应商意见不统一,大致分为两派,“金立2017年是盈利的,有人一定要查出金立的账目才同意破产重组,但不破产重组就查不出账目的清晰度。”

上述供应商向记者表明了他的态度,“我同意破产重组,但我不同意金立继续经营,金立的固定资产、微众银行的股份作为破产重组的保存下来,这个没问题,继续经营的话,我们不相信原来的团队。我同意债转股,如果他们还要经营手机业务,我一定不接受破产重组。”

上述供应商表示,对于已经做了保全的供应商来说,即便重组失败,影响相对较小,“我们起诉过金立,判下来了也执行不了,因为别人先保全了,我们没有可保全的了。”他告诉记者没有做保全的中小供应商欠款有50亿,涉及400家供应商。

另外一位供应商代表告诉记者,很多大型供应商实力比较雄厚,一两个亿的欠款对他们来说还可以挺过去,但对小供应商来说金立的欠款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如果这笔钱要不回来,我们就要倒闭了”,金立某供应商告诉记者,“我还欠了别的供应商货款,得卖房卖车还债。”

还有中小供应商在起诉金立的路上。一位小供应商代表称,当天要前往深圳福田中院起诉金立,“法律程序是要走的。”

上周末,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金立金融债权人会议在深圳召开,金立金融债权人代表60余人出席了会议。大家对金立重组树立了信心,明确表达了支持的意愿。

金立在2017年突然资金链断裂

2017年12月14日,金立供应商欧菲科技股价突然大跌逾7%。与此同时,刘立荣赌博欠债的传言甚嚣尘上。据相关媒体报道,欧菲科技紧急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提出对金立申请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金立在2016年10月28日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16金立债”时披露,2016年营收为271.69亿元,净利润为13.32亿元,期末现金余额为7.34亿元。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收超过150亿元,净利润为7.6亿元,现金余额达10.33亿元,负债合计137.96亿元。

这组财务数据成为外界质疑的关键,为何金立在2017年上半年还有10.33亿元,现金相对充裕的情况下,半年后就因6亿元应收账款被欧菲科技申请财产保全?有财务人士告诉记者,期末现金余额可以用来还债。

有供应商认为,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被报道出来,金立还是有机会通过银行贷款等方式解决这个难题。事情公开化后,再加上刘立荣赌博的传言,金立的日子愈发难过。

李峰(化名)所在的公司被金立欠款约3亿元,考虑再三后他们没有选择起诉金立。“我们咨询了很多知名律师,建议也是一样的,如果金立实在要破产,起诉不起诉结果都是一样的。”

对于中小供应商来说,只能选择一次次前往金立公司讨债。供应商王维(化名)跟随其他供应商多次前往金立公司讨债,得到的说法多是还在重组中。

过去两年营销费用成疑

今年1月,刘立荣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称,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年至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接近100亿元,对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财产保全。

此后,外界把金立的危机归结为在营销层面重金投入。近日,有媒体引用知情人士称,金立2016年广告投入费用大概10个亿左右,2017年只有7亿-8亿的预算,下半年都没花完就出事了。

金立当年的营销策略究竟是罪魁祸首还是背锅侠?2016、2017两年,金立先后请冯小刚、余文乐、薛之谦等众多明星代言,并冠名了多个热门综艺节目。

接近金立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金立营销花费在手机行业并不是最高的,相当于OPPO、vivo的三分之一左右。该人士称2017年要做投放的时候,已经出了很多事,很多项目都停了。“七八亿只是预算,真正花的恐怕没这么多。比如刊例价7个亿的投放,实际上也就2个亿。”

今年8月,市场调研机构赛诺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国内整体手机市场销量,金立位列第8,总销量为377万部。

■ 人物

从企业家到“赌徒”:刘立荣经历了什么?

成立逾16年、经历了从功能机到智能机转型浪潮的金立创始人刘立荣爱好围棋,他曾在两年前的采访中提到,金立最大的成就是成为了市场上生存时间最长的企业之一。但在竞争白热化的手机红海市场中,刘立荣突然走到了悬崖边。

热爱围棋,曾提倡以“中庸”取胜

在中新网2012年的采访中,彼时四十不惑的刘立荣曾承认,自己的创业道路总体很顺利。1972年出生的他在三十而立之年创业,此前他从大学毕业后经历了天津市有色金属研究所、小霸王和金正集团,最终选择自立门户。

刘立荣创立金立的2002年被认为是手机行业腾飞的时期,据原信息产业部(现工信部)当年统计,2003年国内品牌的手机商占国内市场销售的54.7%,波导与TCL进入销量排名前三。但第一代国产手机厂商缺乏核心技术,质量问题频现,很快面临行业洗牌。

2016年,刘立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金立确定的立足方向是精品化。他带队去德国和日本学习,并推崇匠心精神,“很多德国和日本的中小企业,几代人做同样一件事情”。

一篇描写刘立荣下围棋的文章写道:“刘立荣行棋,对‘目’的概念非常明晰,这在以对弈为乐的业余棋手中颇为少见。”刘立荣曾表示,自己下棋不希望通过妙手取胜,“我只想通过正常的着法赢得一盘棋。妙手固然能一招制胜,但毕竟可遇不可求,还是按照常规着法,认真下好每盘棋,并努力赢下来才是正道”。

这或许解释了为何在外界眼中金立的企业形象和主流产品都颇为中规中矩,不出大错。有曾用过金立功能机与智能机产品的消费者向记者表示,对金立手机的印象是质量不错,实用性强,此外无他。

遭遇市场困境后突然沦为赌徒

2015年6月,刘立荣曾批评手机行业存在“三大怪”:耍猴老板多、喜欢亏本卖产品的多、喜欢打脸。此外他还表示对同行的“互联网思维”做法看不懂。他将金立的守成摆到了“三大怪”的对立面,提出回归产品,并自言要立志成为手机行业内做“机”时间最长的企业家。

就在此时,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手机异军突起,以性价比高为卖点,逐步成为市场潮流。

此时的金立,正在大打明星营销牌。自2005年连续几年邀请刘德华代言后,金立曾陆续签下郎咸平、濮存昕、凤凰传奇、阮经天、尹恩惠等作为品牌代言人。而在过去的2016和2017两年,金立先后请来冯小刚、余文乐、薛之谦等众多明星代言,并冠名了多档热门综艺节目。

有报道称,刘立荣自称过去两年金立在营销上的费用达到了60亿元,但这一说法遭到业界质疑。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6年,金立出货手机为4000万部,到了2017年,金立仅出货手机1494万部。2017年底,金立传出资金链断裂。不久后有媒体爆料称,刘立荣在塞班赌博,输了100亿。

刘立荣则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称,承认在塞班岛参与了赌博,但否认赌输100亿的说法,称输了有十几亿。对于刘立荣赌博一事,有知情人士称以前就有所耳闻。他表示,金立走到今天这一步非常可惜。

新京报记者 马婧 陈维城

声明: 本网站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内容(文章、图片、视频等资料)的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我们转载或使用了您的文章或图片等资料的,未能及时和您沟通确认的,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以便我们第一时间采取相应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或其他侵权责任。如您未通知我们,我们有权利免于承担任何责任。 我们的联系邮箱:news@cecb2b.com。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