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人工智能 > 医疗电子 > 正文

医用机器人纷至沓来 机器医用的利弊在何处

核心提示: 医用机器人是指用于医院、诊所的医疗或辅助医疗的机器人。是一种智能型服务机器人,它能独自编制操作计划,依据实际情况确定动作程序,然后把动作变为操作机构的运动。

1999年1月达芬奇(Da Vinci)机器人手术系统获得欧洲CE市场认证,标志着世界第一台真正的手术机器人的诞生。2000年7月,达芬奇(Da Vinci)机器人手术系统获得美国FDA批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可以正式在手术室中使用的机器人手术系统。

医用机器人纷至沓来 机器医用的利弊在何处0

图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医用机器人是指用于医院、诊所的医疗或辅助医疗的机器人。是一种智能型服务机器人,它能独自编制操作计划,依据实际情况确定动作程序,然后把动作变为操作机构的运动。

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分类,医用机器人可以分为手术机器人、康复机器人、辅助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四大类。

手术机器人,替代或辅助医生进行手术作业。操作精细,伤口小,出血量少,用时短,;增加医生视野,减少手部颤动 ;减少参加手术医护人员,降低成本。

康复机器人,帮助护士和医生对患者进行监控和看护。有效促进精神系统的功能重组,代偿和再生;有效缓解肌肉萎缩和关节萎缩;优化了医护资源。

辅助机器人,辅助处理患者反馈资料。可以感觉并且可以处理感官信息后给予用户反馈操作的设备;可以满足患者、行动不便或老年群体对医护的需求。

服务机器人,运输医用机器人以及消毒和杀菌。帮助医护人员分担一些沉重繁琐的运输工作,提高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

从以上分类可以看出,医用机器人不管是从手术作业还是后期康复都不同程度的帮助了医生和患者。

传统手术用刀、剪、针等器械在人体局部进行操作,虽然也能除去病变组织、修复损伤、移植器官、改善机能。但是在某些手术中,患者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比如长达十几厘米的伤口、肌肉全部被切断......

然而有了医用机器人的加入,不仅能在很大程度上减轻患者的病痛还能有效的辅助医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复杂计算,精准定位病情,减小创伤,减小人为失误。代替医务人员进行有损害的操作,如注入放射性同位素。预模拟手术操作、选择最佳入路手术方案。

广泛应用在医疗各个环节的医用机器人在不同程度的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国的医用机器人也已经从早期的模仿发展到了如今的自主创新。

与此同时,《中国制造2025》及“十三五”规划纲要等文件指出,要重点发展医用机器人等高性能诊疗设备,积极鼓励国内医疗器械创新;《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也明确提出:要突破手术机器人、智能护理机器人等十大标志性产品。

这一切的优势和政策都预示着医用机器人将会被越来越多的应用于日后的医疗、健康、养老等行业。那么,医用机器人是否有弊端和风险呢?回答是肯定的。

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消息,一家名为“直觉”的医疗器械公司自去年1月以来已经遇到了500个问题,其中一个是本来应该通到手术机器人身上的电流却通到了患者的身上。当时电流从机器人的手臂处“跳转”到了她身上的设备中,导致她遭遇电击,造成严重的伤害,手术完成后,她出现了慢性腹痛和严重的肠道问题。

无独有偶,英国一个病人在接受一次微创切除前列腺的手术时,由于机器人程序出了错,导致机器人破坏了他的肠道,结果,这名患者出现了器官功能衰竭、心脏骤停等症状。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个多月才保住性命。

因机器人出错送命的患者不在少数,医用机器人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精准定位病情,减小创伤,但是遇到突发的算法和程序错误时它们却不能够自主思考,及时做出对的决策。

如今,医用机器人不断普及,这标志着一个崭新的医学时代正在到来。与此同时人们对健康快乐的生活要求越来越高,医用机器人刚好能填补当前的人力空缺,充当人类的好帮手。据《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统计显示,2016-2020年,预计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的平均增速达27.9%。医疗外科手术机器人、智能假肢、康复机器人、医用服务机器人都将得到快速发展。

医用机器人行业正在高速发展,面对如此好的市场前景和政策加持我们也应该看到医用机器人的弊端和劣势,在研发新的机器人的同时不断改进技术,让机器人手术能够更完善,安全,智能。同时让相关医护人员受到足够的、专业的培训。让医用机器人更广泛、更智能的应用于医疗服务行业,挽救更多生命。

声明: 本网站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文章、图片、视频)等资料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我们采用了您不宜公开的文章或图片,未能及时和您确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请电邮联系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处理措施。邮箱:news@cecb2b.com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

责任编辑:蒲志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