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安防监控 > 防盗报警 > 正文

听证会后 扎克伯格及其团队要解决哪些问题

核心提示: 4月13日消息,本周二和周三,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前往美国国会,出席了国会因英国咨询机构剑桥分析滥用该公司8700万用户隐私数据而引发的丑闻而举行的两场听证会。

听证会后 扎克伯格及其团队要解决哪些问题0

4月13日消息,本周二和周三,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前往美国国会,出席了国会因英国咨询机构剑桥分析滥用该公司8700万用户隐私数据而引发的丑闻而举行的两场听证会。

在这两次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总共花费了10多个小时,就隐私保护、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算法以及其它问题接受了美国参众两院多位议员的质询。

当然,扎克伯格也回避了诸多问题,声称他的团队会关注这些问题。以下就是这两场听证会之后,扎克伯格及其团队应当关注的问题。

提醒一下,这些问题并不包括扎克伯格多次声称“不知道答案也没有承诺会继续关注”的问题(当然,有很多这样的问题)。

不过,我们列出的这些问题包括了一些议员在提问超时但之后又通过书面方式反映的问题,或者是议员又积极要求扎克伯格以后作出更多回答的问题。

1、来自参议员楚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的问题

——因为与第三方不正当共享用户隐私数据而被Facebook禁止的所有应用。

——Facebook要求审计应用以确保阻止不正当传输数据的次数有多少?

2、来自参议员迪安尼-费恩斯泰恩(Dianne Feinstein)的问题

——Facebook已经删除了多少虚假帐户?

3、来自参议员玛丽娅-康特威尔(Maria Cantwell)

——Facebook的员工是否与剑桥分析机构合作干预2016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此事。

4、来自参议员罗格-韦克(Roger Wicker)

——Facebook Messenger是否通过帐号同步方式搜集未成年用户的通话和短信数据。

——Facebook是否能够追踪用户的互联网浏览行为,即使用户已经从Facebook平台退出登录。

——Facebook如何披露追踪用户的情况?

5、来自参议员帕特里克-列希(Patrick Leahy)的问题

——是否有专门的一系列“未经证实的、引发争议”的Facebook用户页面出现在大型粘贴板上,而事实上这些页面就是由俄罗斯相关的组织创建?

6、来自参议员林德塞-格拉哈姆(Lindsey Graham)

——Facebook将为科技行业提议哪些具体的监管规定?

7、来自参议员阿米-科洛布查(Amy Klobuchar)

——8700万被剑桥分析机构影响的用户分布在哪些地域?

——扎克伯格是否持这样规定,即在用户数据遭到破坏之后的72小时内赶紧通知用户。

8、来自参议员罗伊-布伦特(Roy Blunt)

——Facebook是否会追踪各种设备上的用户,方式如何?(当然,这儿的措辞不是很明确。)

9、来自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

——Facebook是否为中立的公开论坛或者是允许言论自由的平台。

10、来自参议员谢尔顿-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

——将大量Facebook用户数据出售给剑桥咨询机构的开发者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是否还拥有Facebook帐号。

11、来自参议员德布-费舍尔(Deb Fischer)

——有关搜集信息的问题,如果从类型来看,你们存储了多少种类型业已搜集的数据?或者说,Facebook搜集了多少用户的数据?

12、来自参议员艾德-马基(Ed Markey)

——保护未成年人的具体细节方案是什么?是实施隐私权利法案,还是继续“探讨”。

13、来自参议员杰瑞-莫兰(Jerry Moran)

——扎克伯格如何看待Facebook近期宣布的“与那些未授权使用数据行为相比,共享信息是不能接受”的主张。

14、来自参议员科瑞-布克(Corey Booker)

——Facebook是否允许民权组织来审查信誉以及在该平台上运营业务的公司,如果允许,具体细节方案又是什么?

15、来自参议员迪恩-希勒(Dean Heller)

——在8700万受影响的用户中,有多少位于内华达州?

——在用户删除帐号之后,Facebook会把这些用户的数据保留多长时间?

16、来自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

——Facebook会使用什么样的原则来指导人工智能相关的开发工作?

17、来自参议员塔米-巴尔德文(Tammy Baldwin)

——科根将8700多万Facebook用户的隐私数据卖给了什么样的公司,除了剑桥分析和Eunoia之外?(此前扎克伯格的回答是“有很多”。)

——Facebook是如何自信地认为该公司的政治广告限制的确阻止了外国机构?请给出更多详情。

18、来自参议员谢利-摩尔-卡彼托(Shelley Moore Capito)

——Facebook是否会向西弗吉尼亚提供一些光纤——高速互联网服务。(此前扎克伯格表示,“我们公司内部的确有一个小组在研究尝试向乡村地区部署互联网连接服务,我们很高兴能够让你关注此事。”)

19、来自参议员科瑞-加德勒(Cory Gardner)

——你们在试图擦干自己的数据时,或者是删除你自己的帐号时,Facebook的系统如何起作用?

20、来自参议员托德-尤(Todd Young)

——是否会有什么样的法规来对用户掌握他们的在线数据进行限定,或者是否会要求平台提供更多选择性的设置功能?请详细谈谈。

21、来自众议员弗兰克-帕隆(Frank Pallone)

——扎克伯格为何不能用一个词来回答“他是否承诺改变所有用户默认设置以最低程度的使用用户数据”之类的问题。

22、来自众议员弗雷德-乌普顿(Fred Upton)

——Facebook为什么阻止前密歇根州博彩专员宣布竞选州参议员的广告?

23、来自众议员埃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

——Facebook的人工智能工具将如何帮助发现来自俄罗斯或其它地区的虚假帐号?

24、来自众议员吉尼-格林(Gene Green)

——Facebook是否会执行欧洲《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如果是,又该如何实施?

25、来自众议员史蒂夫-萨利斯(Steve Scalise)

——Facebook搜集和使用退出登录用户的数据是否只出于安全目的,还是说是商业模式的一部分。

——那些在Facebook平台上错误地禁止Diamond和Silk的人是否要承担责任?

26、来自众议员简-萨科威斯基(Jan Schakowsky)

——科根到底向多少家公司出售数据?具体是哪些公司?

27、来自众议员凯茜-麦克莫里斯-罗德格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

——Facebook如何确保内容审核员不会对保守或宗教帖子存在偏激态度?请具体谈谈。

28、来自众议员巴特菲尔德(Butterfield)

——扎克伯格能否致力于召开科技领域的首席执行官大会,从而制定一个战略来提升科技行业的种族多样性?

29、来自众议员莱昂纳德-朗斯(Leonard Lance)

——对BROWSER法案的看法是什么?这一法案要求提供选择性的内容,而且还要与电信和网站共享敏感信息。

30、来自众议员亚当-金辛格(Adam Kinsinger)

——Facebook是否在俄罗斯授权有效的执行要求?

31、来自众议员莫根-吉菲斯(Morgan Griffith)

——Facebook的乡村宽带计划有何更新?何时实施?

32、来自众议员本-卢罕(Ben Luhán)

——Facebook搜集了多少非Facebook用户的数据?

33、来自众议员德比-丁格尔(Debbie Dingell)

——在非Facebook网页上有多少Facebook“喜欢”按钮?

——在非Facebook网页上有多少Facebook“共享”按钮?

——在非Facebook网页上有多少pixelcode?

——扎克伯格的团队是否能够在72小内回到委员会? 

声明: 本网站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文章、图片、视频)等资料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我们采用了您不宜公开的文章或图片,未能及时和您确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请电邮联系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处理措施。邮箱:news@cecb2b.com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