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安防监控 > 防盗报警 > 正文

扎克伯格回复缅甸社会活动组织批评信函 为其错误言论道歉

     据外媒报道,上周,沮丧的缅甸社会活动人士向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发了一封公开信后,他们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扎克伯格亲自回复并为其错误言论道歉。

这些社会活动人士代表了6个民间社会组织,他们在公开信中严厉批评扎克伯格,称他曲解了Facebook对缅甸煽动暴力信息的反应,并且没有投入足够的资源来强化执行反仇恨言论的规则。第二天,扎克伯格通过个人邮箱回复了这些人,为其错误言论道歉,并概述了Facebook为加强其缓和努力而采取的措施。

维权团体将扎克伯格的这封回信提供给了《纽约时报》,这是扎克伯格首次与缅甸当地社会组织直接沟通。缅甸社会组织批评了Facebook在该国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联合国调查人员和人权组织指责Facebook允许反穆斯林的仇恨言论和虚假新闻在其平台上传播,从而助长了针对少数民族罗辛亚穆斯林的暴力行为。

在缅甸,Facebook是一个重要的消息来源,民间社会团体指责它无作为,很少有版主和系统来阻止极端分子利用Facebook帖子来煽动暴力。

扎克伯格在其电子邮件中说,Facebook已经增加了“数十名”缅甸语内容审核员,以监控有关仇恨言论的报告,并“增加了关注缅甸问题的员工人数”,其中包括一个致力于开发工具来协助遏制暴力行为的产品团队。

扎克伯格写道:“我很抱歉没有充分阐明你们的组织在帮助我们理解和应对缅甸相关问题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这个分歧集中在去年9月份在Facebook Messenger上传播的一封连锁信函上。这些信息警告佛教团体穆斯林即将发动攻击。与此同时,很多穆斯林则收到另一条信息,警告他们佛教团体将发动暴力攻击。

民间社会团体称,这些信息使缅甸主要城市陷入瘫痪,并引发了对暴力冲突的担忧。该组织称,此类煽动信息和散布谣言在Facebook上变得非常普遍,Facebook多次承诺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始终未能兑现。

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扎克伯格似乎将9月份的事件作为Facebook高效作为的一个典型案例,并说公司的系统检测到这些信息并阻止了它们。活动人士称,实际上,他们反复向Facebook报告了这些信息并对该公司员工提出强烈申诉,才迫使Facebook最终出手相助。

扎克伯格的个人邮件并没有平息缅甸社会活动人士的沮丧情绪。这些组织称,他们试图阻止一场危险的仇恨言论的洪流,但是最大的障碍不是他们缺乏资源,而是Facebook自身。他们表示,Facebook曾承诺采取更多行动,帮助平息缅甸的种族暴力,但它并未兑现承诺。

曾与Facebook合作制定本地化社区标准的缅甸创新实验室Phandeeyar的首席执行官杰斯-彼得森(Jes Petersen)表示:“他亲自过问此事固然很好,但他所说的跟他们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说的东西没有太大的不同。”

Facebook发言人黛比-弗罗斯特(Debbie Frost)证实了扎克伯格的电子邮件的真实性,并表示公司将继续与这些社会活动人士沟通。

现在距离缅甸的公民社会团体首次向Facebook报告仇恨言论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间,但是该公司在该国仍然没有固定的办公室或工作人员,并且似乎很难对其平台进行足够的监督。在德国,仇恨言论法要求内容审核员时刻保持警惕,Facebook在该国雇佣了大约1200名版主。彼得森说,按照用户比例计算,Facebook需要在缅甸雇佣大约800名版主。

他说:“几十名内容审核员并不能解决问题。”

民间社会团体已经对扎克伯格的回信作出回复,要求Facebook提供更多关于它在该地区采取的措施的具体统计数据,包括该公司拥有多少名缅甸语内容审核员、该公司已经封停了多少帐户以及封号时间是多久、Facebook对仇恨言论举报的平均反应时间等等。

扎克伯格在回复邮件中提到的缅甸社会媒体分析师维克托利-瑞奥(Victoire Rio)表示:“他们所做的很多事都是华而不实的,这不是我们期待的切实改善举措。”

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活动人士也对Facebook的行为提出了类似的抱怨。在印尼,政府官员们要求Facebook高管为虚假信息传播负责任。在菲律宾,批评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人接到很多威胁信息。上个月,斯里兰卡政府下令封锁Facebook,试图阻止暴徒对穆斯林社区发动暴力攻击。

上个月,Facebook NewsFeed负责人亚当-莫塞利(Adam Mosser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和Facebook其他高管因为Facebook可能导致了现实世界的暴力行为而夜不能寐。

彼得森说,他希望扎克伯格的呼吁能激发实际的变化,而不仅仅是表达担忧情绪。他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那些不眠之夜的,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的变化。”

以下是扎克伯格写给民间社会团体的电子邮件全文:

亲爱的Htaike Htaike, Jes, Victoire, Phyu Phyu and Thant,

我想亲自回复你们的公开信。谢谢你们的来信,我为自己没有弄清楚你们的组织在帮助我们理解和回应缅甸相关问题包括你们提到的9月份事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而感到抱歉。

在发表我的评论时,我是想要强调我们如何构建人工智能,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识别虐待、仇恨或虚假的内容,甚至在这些内容被我们的社区标记出来之前将它们识别出来。

这些技术和工具的改进是你们的组织要求我们实现的解决方案,我们致力于做更多的努力。例如,我们对Messenger中的举报机制进行了改进,以使人们更容易发现和更简单地举报会话内容。

除了改进我们的技术和工具之外,我们还增加了更多的缅甸语评论员来处理来自我们所有服务的用户的举报。我们还增加了关注缅甸问题的员工人数,我们现在有一个特别的产品团队,致力于更好地了解当地的具体问题,并建立正确的工具来帮助保证人们的安全。

我们已经做了或正在做其他的一些改进,我已经指示我的团队确保我们尽可能地得到你们的反馈,并让你们知道。

我们感谢你们的支持,我们正在筹划我们在缅甸的工作,我们将致力于与你们合作,寻找更多的方法来回应这些重要的问题。

马克

以下是缅甸社会活动组织给扎克伯格的回复信:

亲爱的马克,

感谢您从您的个人电子邮件帐户回复我们的来信。这很有意义。

我们也感谢您重申Facebook为了改善你们在缅甸的表现而已经采取和打算采取的措施。

这并没有改变我们的核心信念,即你所提出的改善措施远不足以确保缅甸用户得到与美国或欧洲用户相同的保护标准。

当缅甸出现问题时,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可能是灾难性的。你自己已经公开承认了平台被滥用的风险。

就像我们之前与您的政策团队讨论过的许多讨论一样,您的电子邮件关注的是输入。我们关心效果、进步和积极的结果。

本着透明的精神,如果你能从2018年3月开始,为我们提供以下指标,我们将不胜感激:

- 你们收到了多少关于滥用的举报?

- 有多少滥用举报导致你的团队最终认定被举报的内容违反了社区标准而将它们删除?

- 举报背后有多少帐户被封停?

- 你们的审核小组对用户提出的举报做出最终反应的平均时间是多少?有多少举报是在你们接到举报后过了48小时才进行审核的?

- 你们对审核时间有规定吗?我们自己的监控数据表明,你们也许有一个内部审核标准,即大多数被举报的帖子都要等48小时再审核,是这样吗?

- 你们识别并删除了多少假帐户?

- 你们临时封停了多少帐户?完全封停了多少帐户?

改进效率需要投资,我们也希望你们在这方面做更多的说明。更重要的是,我们想知道:

- 截至2018年3月,你们总共有多少缅甸语审核员?预计到年底时会有多少?我们对在Facebook服务上工作的审核员特别感兴趣,这里面有多少人是全职审核员?

- 你们有什么机制来阻止缅甸的惯犯?我们知道,虚假帐户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那些经常被发现违反社区标准的人仍然在这个平台上活动。

- 迄今为止,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解决重复帖子的问题?我们在2017年12月提供给你们团队的简报中提到过这个问题。

我们附上12月的简报供您参考,因为它进一步阐述了我们一直试图通过Facebook解决的问题。(编译/林靖东)

声明: 本网站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文章、图片、视频)等资料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我们采用了您不宜公开的文章或图片,未能及时和您确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请电邮联系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处理措施。邮箱:news@cecb2b.com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