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手板模具 > 正文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

“很简单,是一门技术,有口饭吃,好找工作”,谈及当初为什么与手板结缘时,文炳华一语带过了当初踏进手板行业的原因。怀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纯手工业者最简单纯朴的想法——混口饭吃,文炳华加入了中国第一批从事手板行业的大军,从最开始的手工到铣床车床、雕刻机、CNC机加工再到如今的3D打印,他见证了整个手板行业的发展历程。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0

东莞市科恒手板模型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炳华

最开始“首板”的称呼已经演变成了今天的“手板”,而文炳华的手板帝国也由当初的“一个作坊,几个师傅”发展成为了如今业界的知名企业“东莞市科恒手板模型有限公司”,并且随着近年来3D打印技术的发展,科恒成功将联泰的SLA 3D打印机纳入技术版图中,在手板行业竖起了“科恒3D打印”的大旗。科恒厂房内齐刷刷的30多台SLA 3D打印机也彰显出了文炳华欲建“全国3D打印服务中心”的决心。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1

3D打印如何实现概念落地是近年来谈得最多的问题,联泰3D打印与科恒手板的摩擦碰撞开辟出的手板3D打印新天地无疑是成功的经典范例,本期《3D打印世界》带您了解的是手板行业的3D打印故事。

舍得之间 方能成就

从手工业起家,文炳华并不像大部分的手工艺者那样,仅仅执着于提高眼前的手工技艺,他对新技术有着异乎寻常的关注度与敏锐度,甚至能先于潮流做敢于吃螃蟹的人,正像他在办公室悬挂的两个端端正正的大字“舍得”,在取舍间能及时抓住新机遇方能有所成就。

“我从2002年就开始接触了3D打印,那时叫快速成型,当时的技术和材料都不行。”回忆起第一次接触3D打印的经历,文炳华还觉得颇有意思,当时他并没有看到设备,而是看到了做出来的产品——一个风筒,“当时不能用一个手拿,要用两个手托,因为打印出来的风筒很软,稍微动一下就会破碎,又软又脆。”

3D打印作为一项工艺,在很早以前就出现了,21世纪初也曾风靡一时,但是当时却没有大规模地被应用。虽然文炳华第一次与3D打印打照面的体验并不好,却也没有打消他对3D打印的兴趣,在2005年的时候,文炳华花了20多万块购买了一台国外的FDM 3D打印机,在通货膨胀的今天一台FDM打印机的价格仅仅只需从几千到几万不等,十多年前的当时20多万无疑算得上是大手笔了。但买回来以后,文炳华发现打印出来的产品精度达不到客户的要求,所以机器被闲置了,基本上没赚什么钱。但这次经历却让文炳华积累了一定的快速成型的知识,也为后来的企业的转型打下了伏笔。

在2000年以后人工成本越来越高,而大量依靠师傅成熟手工技术的手板行业更是进入了困境,“人工其实已经决定了这个行业最大的弊端已经出现,”文炳华分析道,1997年的时候CNC工人的工资是1000块,10年以后每年以15%递增,到现在人均达到4000—5000元,2000年的时候学徒要交学费,现在还要给学徒工资。“而且人工师傅掌握了技术发言权,工资也不算很高,技术没有后来者来继承。加上车间噪音大,环境欠佳,手板行业人员流失非常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手板厂开始转型。”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2

在手板行业亟需转型的背景下,3D打印技术也越加成熟,更重要的是3D打印材料的种类、性能和价格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2010年以前,3D打印材料的种类非常单一,价格很贵,2010年时光敏树脂的价格是每斤1800元,2013年是1000元,价格慢慢降下来了,在对这些因素进行综合考量下,“2011年我们重新将SLA技术纳入了企业新的增长点,” 文炳华说这次是经过朋友的介绍接触到了联泰的SLA 3D打印机,用过之后感觉挺好,便购买了一台机器,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从2012年的两台到2013年的五台,2014年十四台,2015年更是一口气增加到了三十多台机器。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3

科恒厂房内排布的3D打印机数量确实让人惊叹,像科恒这样大量应用工业级光固化3D打印机的企业在国内是非常罕见的,这也是文炳华敢于将自己的企业称为“科恒3D打印”的底气来源。

做有生命的手板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和提倡全民创业的今天,3D打印也闯入了许多年轻一代的创业者,其中不乏虚浮的泡沫,在文炳华身上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做实业的气质,坚守自己的帝国,专注同一个行业,看似粗狂的他对手板的理解却略感文艺:“其实我对手板的理解是:手板是有生命的,不能完全用价格来衡量。”

他说很多人对3D打印的认识有误区,一开口就问价格。但其实手板是有生命力的,这种生命力来源于专注,手板作为产品面世前比较特殊的东西,它的好坏决定了这个产品有没有订单,它的精度、质感、观感直接决定了客户的感觉。在纯手工的年代,这种生命力来源于师傅工艺的好坏,而在如今3D打印的普及率越来越高,更是为手板注入了新的血液。文炳华收到过一些客户的反馈“你帮我做的手板,90%有订单,在其他家做的基本上没有订单”。非常直接地对3D打印这种工艺进行了肯定。

3D打印的魅力在哪里,应用商会有更深的体会,“与CNC相比,3D打印最大的优势是速度快,人工省”,传统CNC基本要一周才能交货,而3D打印一天就能交货,CNC需要人工值守,3D打印一般是晚上进行,减少了人工。另外,虽然一些精度非常高的、迂回曲折或者镂空的、纯曲面复杂的结构有些CNC可以做,但时间会更长,成本也会更高,3D打印在这方面会更有优势;而倒扣、内空的结构CNC则需要分拆做,然后拼装在一起,3D打印是一次成型,无需拼装;更甚的是,一些非常复杂、精细的模型CNC根本做不了,像文炳华用手机给我们展示的一个他们曾经做过的一个蒲公英模型,3D打印可以表现出蒲公英脑袋上那种毛茸茸的质感,那些一点一点的精细结构无论是CNC还是手工都很难复制出来,据了解,这个蒲公英后期人工去支撑就花了一天的时间。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4

除了一些精细的小模型,文炳华也做过2米多高大尺寸的机甲战士,十几个部件分开打印拼接在一起,包括前期的打印与后期的打磨、喷漆等后处理,两三天就出炉了。3毫米的壁厚,让这个2米高、威风凛凛的大家伙仅有17、8公斤重。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5

虽然这样的案例很多,文炳华却表示,因为尊重客户的隐私,并不好拿出去做宣传。

制造——实现合作共赢

目前,科恒3D打印的业务已经涉及到建筑、卫浴、工艺品、汽车、医疗、动漫等各行各业。尽管科恒已经全面适用3D打印,但文炳华并不认为3D打印可以颠覆整个手板制造技术,他认为3D打印只是一种工艺的进步,代表了生产力的提升,在本身工艺上也有一些限制是无法替代CNC机加工的。他简单举例道:“比方一些传动结构的模型、动作结构的模型,3D打印就无法完成,非得要CNC加人工才能做到,3D打印的耐磨性不够,性能也比不上CNC。”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6

除了技术本身,光敏树脂的性能、种类和价格还是受到了一些限制,类比于工程塑料,工程塑料的种类有好几十种,像ABS、PC、尼龙等一系列材料,光敏树脂未来可能也会往这一块类似的性能去开发,但要超过工程塑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7

东莞手板大亨:3D打印如何改写手板行业8

而要推动3D打印的向前发展就少不了技术与应用的结合,联泰与科恒多年的合作并不是单方面的技术输出与被动接受,而是一种合作共赢共生的关系,据了解,联泰也通过科恒可以更加接近应用市场的需求,通过需求来推动技术的进步,正是这种技术与应用深度结合、进行良性闭环迭代的产业模式极大地推动了3D打印技术在广度和深度上的不断发展。联泰和科恒的合作共赢也给业界提供了一个成功的经典范例。

结语

参观文炳华的3D打印车间时,这里仿佛一个小型的设计和制造行业“博物馆”。从动漫美少女战士,到透明的自行车运动头盔、充满质感的卫浴喷头,再到各种尺寸和规格的产品零部件,玲琅满目。他和他的工厂见证了手板行业的历史,并选择拥抱了3D打印。在和3D打印的激情碰撞中,3D打印赋予了手板产业与众不同的能力,让这个行业得以迸发出全新的活力。而这,仅仅只是一个行业的缩影。(来源:3D打印世界)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

责任编辑:常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