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业界新闻 > 正文

日本半导体产业渐走出谷底 矽品联电寻商机

过去二十年来,日本半导体市场处于失落阶段,不过随着电子产业需求变化,以及日本厂商想寻求代工的思维变化下,中国台湾半导体业有机会在当地寻找到商机。矽品副总马光华表示,自动驾驶汽车所使用的半导体元件是既有市场的好几倍,只要找对日本系统厂窗口、将有商机。联电旗下的UMC Group Japan社长张仁治表示,日本半导体高峰时的全球占有率大于4成,近年虽下滑至约1成以下,但是日本半导体绝对产值变化不大,据统计2016年将见到谷底,到2017~2020年产值还会逐步回升。

矽品副总马光华说,日本半导体近几年经过不同公司间的整并,当地持续仍处于谷底,还没有恢复的迹象。回到日月光与矽品的合作上,双方采独立经营的模式,也比较不会有整并的阵痛期。

(一)日本是半导体设备、封装材料的隐形冠军:

日本在全球新购半导体制造设备市占率超过30%,而在半导体材料的占有率更高达50%,尤其是在封装材料上更是领先;在IC晶圆厂及封装厂皆使用的Photoresist光阻剂上,日本JSR Micro,Inc.及ToK(东京应化工业株式会社)为全球前2大。

日本封装材料的隐形冠军,还有IC基板的IBIDEN(2015年营收10.5亿美元);在基板的核心层材料(Substrate Core material),全球第1名是MGC(三菱瓦斯化学),第2名是Hitachi日立,第3名是住友。在Epoxy Molding Compound(环氧树脂固态封装材料)上,前3名都是日本供应链,第1位则是住友。

其他像是导线架、底部填充剂、焊线材、FanOut RDL/聚醯亚胺(PI)上,都是日本厂商最大。

(二)日本厂在模组化DRAM、NAND与CIS影像模组取得成功:

UMC Group Japan社长张仁治表示,日本人做事一向谨慎,而且不喜欢变化,而且事事要求根据。

张仁治表示,国外公司在日本经营半导体而要寻找人才主要是想找“通才”,惟当地在产业界都懂的通才人才已难寻,日本社会培养出来的大都是“专才”。

张仁治在日本待超过20年,他说日本半导体产业原本是从系统公司发展而来,例如索尼、日立、东芝等系统成品厂,后续因应自有的IC需求而走向IDM营运模式;日本人喜欢作精细的、模组化产品,例如DRAM、NAND与CIS影像模组,以及封装材料等,但是产业特性变化多端的逻辑IC上,就不是很适合日本人个性。

在1980年代时,日本本身就是很大的IT市场,占全球半导体需求4成,习惯专注母市场的日本厂商,只要销售日本本土就可以生存,但是当全球市场兴起后 ,日本厂商不积极跨出海外,占有率就出现衰退。

(三)日本半导体市场产值,2017~2020年可望回升:

张仁治表示,日本虽然在全球半导体市占率下滑,但就绝对产值规模而言,近年的变化已不大,而且据统计,产值有望逐步回升,有微幅的成长;2016~2017年年日本半导体产值约200~220亿美元之间,到了2018年,日本半导体产值将回升超过220亿美元。而且为了满足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的需求,日本厂商也开始找人代工。

张仁治认为,日本公司销售目标有5成以上是日本本土;但是真正明显成长的是在非日本的海外市场。就日本公司特性,他预估日本半导体公司业务要走向海外,是要花些时间来耕耘,大约是花5年时间。

而好消息是,日本零组件供应链,在海外市场已经有明显的进步,以苹果手机iPhone为例,第一代iPhone手机里,日本零组件几乎是没有的,而到iPhone 6时采用日本厂商零组件比例已达3成。

而对于来日本寻求商机的外国公司而言,由于日本人不喜欢变化,所以越早接触日本客户越好。而且日本公司为健全自己的供应链,也开始找其他国家供应链供货或是代工,在半导体晶圆代工、手机制造上都依赖海外厂商,都是商机。

张仁治认为,从系统产品走向IC零组件,日本产业链中间还有许多断层,只要能满足日本产业链需求,就能取得相关的商机。

日本市场本身,车用电子年成长5~10%,相对其他类别是成长最明显的。汽车电子产业很需要MCU与电源产品。张仁治也看好日本汽车产业可望激励半导体商机。

来源:MoneyDJ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