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原创 > 正文

罗永浩上《鲁豫有约》节目采访整理

元器件交易网讯 3月25日,罗永浩上了一期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这不是他第一次上这个节目,早在2011年,老罗就凭借在网上流传甚广的各种语录上过《鲁豫有约》。

这一次是因为他因为做锤子手机而再一次成为被人热议的人物。

4月5日,罗永浩在自己的微博中发布了他上《鲁豫有约》节目的采访整理。

1.“我在事业上从乔布斯身上学到的东西最多”

鲁豫:你现在每天处于焦虑的状态多,还是旺盛的创造力多一些?

罗永浩:两种都有,第二种是偶发现象。焦虑长期都有,因为你要担很重的责任,而且这个感觉会随着公司规模变大而加剧。现在一想,要对700个家庭负责,这个感觉还是挺吓人的。但是这个压力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好事,好像有些地方的人肚子吃不饱或者怎么样会更长寿一点,所以你如果做公司,始终保持一个轻度焦虑的状态对你做事反倒是有好处的 。

鲁豫:前一阵看那个电影,《乔布斯传》,是以他三个发布会为题材的那部,我觉得特别好,那个状态是不是很像你每次发布会之前的那个状态?

罗永浩:没有那么戏剧化,但是后台全是乱糟糟的,即使安排统筹显得非常好,发布会结束以后,大家一片叫好,后台其实也是混乱不堪的,

鲁豫:你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你会从中找你们俩哪怕有一点点相似或者相同的地方吗?

罗永浩:我在做产品和做科技行业这些方面,从他身上学的是最多的,相似之处肯定是有,是很多性格上的东西。

鲁豫:性格上的哪些方面?

罗永浩:其实你看苹果做到业内最好,他自己也还是不满意,我是觉得你得本来性格是这样的人,否则学是学不来的。包括我们到现在,即使做到某一个程度,我把团队夸了一通,其实我也是不满意的,永远不满意。所以我从他的传记,他的DNA里看到那些东西是挺感同身受的。我们这种人会被人家说成,北京话叫事儿妈,台湾人讲叫龟毛,特别挑剔,反正没有什么好词。但我觉得还挺幸运的,制造业里会把这种性格当成是美德。

鲁豫:所谓的工匠精神是不是就是这样?

罗永浩:对,就是这个东西。

鲁豫:刚才讲到乔布斯,你会觉得他是你的一个前辈还是榜样?

罗永浩:在工作上肯定是绝对的榜样。

鲁豫:谈不上是偶像?

罗永浩:可以说是偶像,因为我在做企业和做产品上从他身上学的都是最多的,其实前面还有两个,就是博朗兄弟和盛田昭夫,都是这个路数,只是说乔布斯离我们比较近,做的又是比较相似的东西。

2.“我骨子里是内向的,可这是一个外向型的人统治的世界”

鲁豫:你从多大意识到自己将来需要干一些事,而且还是能干成事的人?

罗永浩:这种感觉其实挺普遍的,我们小的时候,在小镇的时候,班里可能半数男生都是雄心壮志,只是后来被打击就放弃了。我打小也因为这个被嘲笑过,但我不容易放弃。每一次我转型都要面对这个,比如有一天我说要做科技公司,我想做手机,我想做数码产品,又都是铺天盖地的嘲笑声。

鲁豫:人是有这样几种,比如我想做一件什么事,我先不说,我可能就是怕听到反面的声音,动摇我的意志,所以我先不说。

罗永浩:我觉得你这个性格好,我吃亏就在这。

鲁豫:你是会忍不住,要先说。

罗永浩:有时候是忍不住先说,有时候也是有策略性,有目的性的。比如我想做新东方教师的时候,跟一些朋友说了,当然也都是打击,打击的时候我就想下次有这种事的时候我就不说。但是等到做锤子科技的时候,我虽然也想过这个事情,但还是要说,因为当时我们缺人,缺资源,什么都缺,几乎不可能的这么一个使命。起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说一说,就有很多数字媒体报,因为他们也没有内容可做,发现一个相声演员突然要来做手机,还挺张狂的,他们觉得这个事有娱乐性,有观赏性。

所以他们常常带着...至少不是善意,但也谈不上有多大恶意,就经常去转一些我的言论,当成是什么奇谈怪论的那种。我就发现这个东西对我是有很大好处的,因为他们眼中的那个奇谈怪论其实对我来讲是非常真诚的想法,所以我有时候说了一两个,发现效果很好,就会鼓励我不停地说。

但是如果这些对你做的事业本身不是必须的,我还是想学着不提前说,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鲁豫:提前说符合这个时代做事的方法?

罗永浩:没错。

鲁豫:你需要先说。

罗永浩:还有,像我骨子里其实是内向的人,这带来的一个问题是,从我有记忆来的几十年,这个世界一定是外向型的人占便宜,性格上内向的人会吃亏,在很多领域或者在绝大多数领域里都是这样。

这个也是困扰了我很多年的问题,你如果凑巧是一个内向型的人,在一个外向型的人统治的世界里生存,有很多问题是为了做成你的事业必须克服的。比如我有轻微的社交恐惧,所以我不愿意参加任何圈子的聚会,但是你要做的事情,必须去参加的时候,强迫自己参加的那个过程还是很难受的。

如果你逼着自己参加,十次八次以后,你适应了也就没事了,但是你走出这一步去解决这十次八次之前,常常是有意无意地会回避这个事情。所以我2012年5月开了锤子科技,到第二年融到了A轮融资,再接下来做了手机。

我做手机前,在硬件,在制造行业里是个笑柄,等我们做出手机以后,他们拿回去拆完了一看都吓一跳,因为是我们自有团队做的,做的水准在业界是领先的,虽然有些硬伤,但是整体上一定是领先的。

特别是在结构工程方面,这时候我应该借着这个机会跟手机圈的人频频出去认识和交朋友。但是因为我刚才说的那个心理恐惧就没有去做,没有去做带来的问题就是后面我做很多事情资源不好解决,就是因为认识的人脉不够。

这个事我是拖了比实际需要晚一年半或两年才开始做的。一开始做很多局面马上就打开了,所以我有时候就会反省,如果我早一年半到两年去做,公司现在能解决的资源会比那时候好得多。

3.“你开始感觉已经活得很安逸了就危险了”

鲁豫:你算是天才型的人吗?

罗永浩:我觉得我肯定算天才型的,虽然我的成就还不够,但是我觉得,其实长大的时候,你看很多孩子都雄心壮志,坚信自己能做一些事情,但是后来打击,挫折就放弃了。

鲁豫:你坚定自己能够成事?

罗永浩:你看我们这有一个设计部门的小伙子,我就发现他一个月好几万的工资花的一分钱都不剩,而且他经常花钱买一些没有什么必要性的东西,经常是到月底前一周就没钱了,还要跟比自己收入低的同事借钱,但是他们是哥们儿,无所谓,借完钱等发了工资再还回去。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所以我就去问他,我说你为什么,他就说他从小就有一个很重的幻觉,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要赚大钱的,如果你坚信这个,你生活里就一定不会理财,不但不理财,如果有机会贷款,你还敢使劲贷款,使劲花。

我听完了以后特别高兴,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20多岁时候就是这样想。所以我在15年前,能在新东方赚年薪差不多60万,15年前在中国,一个20多岁的人能赚60万年薪是非常高的。但是我每个月也是月光族。我老婆刚认识我的时候非常吃惊,他说以你的收入完全没有积蓄怎么可能呢,她怀疑我是骗子。后来我就说真的每个月都会花光,经常要跟自己的朋友借钱扛那么三五天,发工资赶紧给人还回去。

鲁豫:其实这样的人某种程度也反应他对自己的未来是有信心的?

罗永浩:对,所以说那个话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我就觉得他跟我以前一模一样。而且我就夸他,我说你这样想是对的,不要存钱,我说每一分钱都花完,你将来一定能赚大钱。

鲁豫:你从小就是特有理想的一个孩子?

罗永浩:差不多。

鲁豫:这是天生的?

罗永浩:幻觉,可以这样讲。

鲁豫:你的第一个幻觉是什么?

罗永浩:比如说我觉得我一定不会为金钱发愁,这个我很早就觉得。可是我把这个事跟朋友们讲的时候,他们一定是嘲笑的,“你想什么呢”。

鲁豫:你跟他们讲过吗,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赚到那些钱?

罗永浩:具体的我没有想,其实坦率讲,那时候我没有想靠什么挣钱,我只是觉得我一定能做成比较大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也不会为钱发愁。如果有一天我为什么事发愁一定是要比解决经济问题要严重得多的事情发愁。

鲁豫:当时你生活的那个地方还是一个小镇吧?

罗永浩:县级市。

鲁豫:在那时候和大城市之间的差别是挺大的?

罗永浩:非常大,今天也很大,今天我回去会发现当年的那些同学朋友,很多特别有理想,有追求的,今天回去,你会发现,他们在小镇没走也比很多人过得要好。

比如说在政府已经混到比较高的级别了,去做生意的也赚了不少钱了,这种聪明的还是最终从概率上多数也都是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成事的。但是真的就是特别满足于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比如他是一个局长,他就对自己现在比较富足的生活特别满意,没有任何追求。

我就觉得很奇怪,我说你才40岁,你还可以追求很多,或者最庸俗,你可以想着当更大的官,结果连这个都没有。

鲁豫:你觉得追求很重要?

罗永浩:当然。

鲁豫:内心的那种满足感,幸福感不重要吗?

罗永浩:你要享受那些满足感的同时,再往前继续走,对我们做企业的人来讲有个词叫小富即安,就是做了一个企业,赚了点钱,比一般上班打工的要活得好一些,他就非常满意了。

这种企业一般来讲几年就不行了,现在这个世界一切都在加速,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你开始感觉已经活得很安逸了就是危险的。

4.“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其实是智力上的不公平”

鲁豫:所以你从小到大都觉得绝大多数的人是笨蛋?

罗永浩:对,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样,我不是惺惺作态,我是最近几年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我后来发现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其实是智力上的不公平,但是由于某种奇怪的原因,现在人还没有从价值观上普遍认识到因此歧视智力低下的人是不对的。我们只能做到反对歧视那些明显是弱智的人。

但比如说一个人比别人聪明一点,这时候他去嘲笑和鄙视那个智商低的人时候,这个社会常常是接受的。我做企业这么多年,不断地看到有一些特别勤奋,特别善良,特别努力的孩子,由于不够聪明,所以很多事情做到最后也做不了太好,这样的看多了以后,你会感觉其实这是个最大的不公平。

鲁豫:以你的智力,如果你从小学、初中、高中,你一直在努力地学习,你有可能成为你们那个县、市、省的状元吗?

罗永浩:这不是没有可能,但这里面还有性格上的问题,不光是智力问题。比如我性格上,我小时候各方面发展很平均,成绩非常好的时候,比如小学的时候,我很难拿两个100分,语文,数学,我一般都是一个100分,另一个总是98,99分。做好了题目去检查的时候总是会漏一些,没有那么细致。这样你就比跟你学习能力差不多,但比你性格细致一些的人吃亏。

我还有另一个吃亏,我在很多方面能力很好,但是我的心理素质差,你知道像顶级运动员和运动员之间比的不是能力,两个人能力都是顶尖的,最后比的就是心理素质。

鲁豫:你的心理素质差吗?

罗永浩:不好,非常不好,比如演讲,我准备了90分以上,那么上台就非常棒,如果估计我准备到了80分,我上台表现一定是60分。

5.“如果这件事对我足够重要,我就会激发一个战斗状态去对待它”

鲁豫:你现在被这个圈子里的人接纳了吗,他们会认为你是这个圈子的一部分还是一个外来者?

罗永浩:当然接纳,现在我出去,这个圈子里的很多高管,还有一些比较资深和比较牛的人士很愿意跟我们交往,合作。而且我们马上入职的一些高管也都是这个圈子里原来就特别牛的人。

鲁豫:所以你现在这种恐惧症比以前要少很多?

罗永浩:对,少很多,原来也没有说我走不出这步,只是说心理上会有意无意地去回避这件事。比如我到了周末,有三件事等着我,可能出去跟手机圈的人做社交,那个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会去做次重要的两件事,并且下意识地让自己相信那两个跟第一个一样重要。

鲁豫:这仅仅是有一些社交恐惧症吗,专业会不会稍微欠缺一点。

罗永浩:那从来不会,我要下定决心进入哪个领域的时候,我会把那个领域里的绝大多数人想象成是笨蛋,但是实际上我在那个领域里站住脚跟再回头看,那个领域里的绝大多数人确实都是笨蛋。就是我真正瞧得上的不会超过3%或5%,也许更低。

鲁豫:所以你内心是从来不会有不自信和自卑?

罗永浩:基本上是这样,但是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说最近胖了20斤,人家要来找我录电视节目,我就觉得要是瘦了20斤上镜头可能好一些。其实这个事是无关紧要的,但是这种事会让我不自信,所有认真严肃的事,我都不会不自信。

鲁豫:你今天我们录这个节目,你对你的外形自信吗?

罗永浩:当然不自信了,我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不是前一阵锻炼掉了20斤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如果这件事对我足够重要,我就会激发一个战斗状态去对待它。如果进入这个状态去看,就觉得什么都不是问题。所以你看我这次出差路上,我看埃隆·马斯克的传记,就是特斯拉的创始人,我以前也看过关于他的很多报道,比较熟悉他,但是整本的传记是第一次看。

看的时候就发现很多,比如他有一天想做火箭,大家都觉得他疯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改变一个时代面貌的人,明明就是这样的人,但是公众每一次面对这种人的时候,都有那么大反应,这件事是我特别吃惊的,因为如果我从学习历史或者看小说,看作品,了解到的就是这个世界每一次改变时代风貌的人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人是个精神病,都觉得他是个疯子,但事实上最终改变世界的常常就是这些人的时候,你如果这种故事看过不用十个八个,只要看过一两个,你就应该重新看待这个事情。

但是他们还是只要一出现这种人就认为他精神病,因为当时马斯克打算做火箭的时候已经是个亿万富翁了,这件事说明他已经有很强的能力和资源去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即便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个,他要做火箭的时候,还是很多人认为他有精神病。为什么一个20多岁就成了亿万富翁的人有一天决定在航天领域里面有所作为,还有那么多笨蛋会认为他是一个精神病,这个事是让我非常奇怪的一个事情。

鲁豫:你想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吗?

罗永浩:当然好了,如果你做事业能赚钱可能是非常穷的时候的一个想法,那个状态很快就会过去。一旦过去了以后,还能支撑你做一些事的,一定是比较形而上的东西。从基因上,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能力做到长期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只有极个别的人才有这个能力。绝大多数亿万富翁的儿子会发现他不能长期过花天酒地的生活。那些能一年365天花天酒地的人真是基因上跟别人不一样。

鲁豫:你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吗?

罗永浩:肯定是有过。

鲁豫:你先定义一下什么叫花天酒地,怎样算花天酒地?

罗永浩:就是弄一大堆朋友,一晚上毫无意义地在喝酒、吃饭上花十万,几十万块钱,享受一些贵的消费。

鲁豫:你有过这样的生活吗?

罗永浩:有过。

鲁豫:持续多长时间?

罗永浩:连续两天对我都很难。

鲁豫:你只是尝试了一下?浅尝辄止就过去了?

罗永浩:对,完全不享受这个过程。

鲁豫:所以你本质是一个特有理想,特有追求的年轻人?

罗永浩:虽然不年轻了,但是可以这样讲。

6.“我还是喜欢直接一些,包括做企业也是”

鲁豫:你在不同阶段是有不同追求的,是吗?比如在高中那个时候,你退学,看了几年书,你当时追求什么?

罗永浩:最主要的一个是离开家乡,因为我们那个家乡在那个年代,现在也很可怕,那时候更可怕,那时候只要是个男孩,晚上九点以后不回家,父母就很紧张了。

鲁豫:怕你们做什么?

罗永浩:打架,校园暴力特别特别严重,对男生来讲是回避不了的问题,你只要上学,一周五天上学,五天在校园里至少会有两到三起暴力事件。

鲁豫:你是属于旁观的还是?

罗永浩:我初期都是挨揍的,但有的时候,比如说当着女生的面被羞辱了以后,那个会爆发特别大的反应。只要一反抗,马上就不会挨欺负了。 

鲁豫:你现在会后悔你高二就退学吗?

罗永浩:这个倒不会。

鲁豫:你现在回头想,那个时候老师讲的哪不对,你指出来,会是你的一种本能?

罗永浩:对,我还是喜欢直接一些,包括做了企业也是。我直到今天,情感上还是不能接受为什么我不能对竞争对手的产品说三道四。

鲁豫:那你当时给老师指出来他那个错误是很直接的?

罗永浩:对。

鲁豫:你会不会对没上大学会有一点点小小的遗憾,不在于要什么文凭,而在于那个经历?

罗永浩:这个是非常非常遗憾的,特别是我到了美国去硅谷的时候,当地朋友领着我去斯坦福校园参观,我其实非常难过。我看到那个学校好得离谱,在校园里逛的时候非常非常难过,就觉得我这辈子为什么中间就没有四年能在这样的地方正经学点东西,认识一批非常聪明非常优秀的同学,我在高中上完了学,我不知道如果我能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有一天能到那样的学校去上学。那时候对我们来讲,留学是很遥远的事情,很天方夜谭的事情。

鲁豫:如果你高二没有退学,到高三,当时你的成绩考一个全国的比较好的大学有没有把握?

罗永浩:我特别不愿意委屈自己学我认为没用或者是我不喜欢的学科,比如说你看我多年以来总自嘲,我说我数学方面是个白痴,其实这不是真相,真相是我只要忍住不耐烦学数学,也一定是能接近满分的,只是说我到了一个阶段以后发现靠着小聪明已经不足以考高分的时候,我就彻底放弃了。

鲁豫:如果当时,我说你好好学,将来你会去美国?

罗永浩:对,干脆给我领到斯坦福去看一圈,说你再忍两年就能到这里读四年书,那我一定是百分之百地忍。

7.“在不严重依赖天分的领域里,我觉得我基本上做什么都能成”

鲁豫:有的人会在人生很早的时候大概知道这一生会做什么,比如我从很早大概知道我将来会做什么,有的人可能在比较晚的时候才明确我大概会怎样,应该你是比较晚找到你的人生最终的理想,是吗?

罗永浩:我小时候其实本来想过多作家,其实这个事上我是有挫败感的,固然有不够勤奋努力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看别人作品的时候会有两个感觉,一种是觉得写得真好,但是会觉得我要努力一下也能做到这个程度。还有一种,就是所谓神作,看完了你就特别绝望,你就觉得再怎么勤奋努力,你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境界。

鲁豫:什么样的神作?

罗永浩:比如说电影,像库斯图里卡,就是那个南斯拉夫导演,他拍了一些,像《地下》,那个看的时候,三个多小时的电影,天气并不热,但是我好几次看着冒汗。所以那种,你就会发现跟努力,跟勤奋没有关系,他在创作状态上就是半人半神的,所以这个东西你看完了特别沮丧,可能就不想干这个。

我在像写书或者拍电影这种事情上是体会过这个感觉,甚至没有在这个领域里很深入,刚刚有那么一个念头,想在这做点什么,因为看了特别牛的东西就放弃了。其实我吹了好多牛,别人只看到我嚣张的一面,其实我内心有特别谦虚的一面。

鲁豫:我们能这么推论吗,后来你凡是涉及的领域,你都是认为你能够做到最极致、最好的,比如说英语教育,后来做牛博网,办教育机构,到做手机都是你自信能做好的?

罗永浩:我是觉得在不严重依赖天分的领域里,我基本上做什么都能成。

鲁豫:你做的这几个都是不严重依赖于自身的这种天分的吗,比如做英语教育?

罗永浩:做企业,如果你要发展壮大,肯定不是严重依赖天分的事情,这里面的多数能力都可以后天习得的。

8.“从职业上来讲,这是我最幸福的三年半”

鲁豫:你做每一件事,那个原始的驱动力是什么?

罗永浩:首先是喜欢。

鲁豫:你一开始做英语教育,去新东方教书是因为喜欢还是什么?

罗永浩:多数时候是因为喜欢,但当老师绝对不是,就是人家告诉我这个工作能有年薪百万,后来发现是扯淡,骗人的,最高也就是五六十万年薪。

鲁豫:如果那时候别人跟你说做一个别的事也可以年薪百万,你会做那个事?

罗永浩:对,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鲁豫:你凭什么能够相信我只要努力去背单词,我就一定能把我的英语学得不错,我就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英语老师,你怎么能够确信?

罗永浩:语言能力嘛。还有,你就想一件事情,多傻的人只要在当地出生,他都能掌握当地这门语言。就是个重复,就是时间积累。

鲁豫:但是一旦当了老师之后,你会意识到这是你喜欢的一个行业吗?

罗永浩:初期还是挺喜欢的。因为你对人生的这些满足感上有很多是来自形而上的东西,而不是那些物质享受。所以教书也是类似的,如果我在这只是重复讲一些课程,领一份工资,这个东西是支撑不了我做太久,我必须获得某种满足感或者我认同的一些东西。

我教书的时候教的是GRE,其实主要是做逻辑分析,做那些的时候经常结合我的成长经历去给他们讲一些独立思考的案例,那些案例常常又跟题目涉及到的是有关联的,所以我去讲那些东西的时候,我讲题目怎么做,怎么分析技巧这些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满足感。但是从这衍生出来给他们讲一些道理,看到下面学生眼睛放亮光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是特别有意思的,特别有价值。所以这个东西能支撑我在那,要不然单是靠给工资是支撑不了那么多年,我一共教了五年。

鲁豫:其实你很希望做一个能够影响到别人的人?

罗永浩:当然,这个是会带来人活着的那种满足感诸多的因素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对我来说。如果我觉得我能够给别人更大范围内带来影响,并且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影响的时候,我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鲁豫:所以你其实愿意做一个意见领袖?

罗永浩:可以这样讲吧,但我特别反感......“意见领袖”我其实从来都不反感,包括“公共知识分子”我也不反感。我比较反感的是“青年导师”这种说法,这个是我特别反感的,因为我觉得我见过的青年导师几乎都是江湖骗子,所以我特别反感这个称呼。

我其实做了很多青年导师的事,在我教书的时候。但是我从来不端着,所以我会有很多自嘲,比如别人要把我当成是一个“青年导师”,我就会讲一些不太正经的话,让别人觉得我并没有端着自己,神化自己。

鲁豫:一开始是不是挺难的?

罗永浩:还好,我2009年办教育培训,我做这行的时候,之前是没有做过企业的,我对做企业的恐惧全都来自于小时候看我哥哥的朋友开一个小饭馆或者小卖部,他们开这个的时候会被各种各样工商的小官员,税务的,卫生的,消防的折磨的死去活来。在当年那个小镇上经营一个小生意就是这样的,很悲惨,我是看过很多这种案例的。

所以我一直对经商有一个畏难心理,如果有一天要我为了赚钱开一个机构来这么一群人折磨我,我是死也不愿意的。但是最后真的开起来公司以后,发现一个是时代变化了,在进步,还有一个,大城市跟小地方就是不一样,这种差别还是很明显的。

所以我生平第一个开公司运气还不错,一个是时代已经赶上了比较好的时候,另外一个,是在一线城市开公司,所以还好。

鲁豫:这些年,你的幸福感也越来越少?

罗永浩:没有,幸福感越来越多,从职业上来讲,这是我最幸福的三年半。因为我做这个行业是有很强的使命感和理想,所以做得非常高兴。

鲁豫:人成事得有原因,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人做事会有一个行为模式,这个行为模式是不断出现的。而你会开始一件事情,坚持一段时间,再开始另一件事情,这是个好的行为模式还是一个不好的行为模式?

罗永浩:这个事情很难定义,比如说我去教书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一辈子要在这里教书,这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但是我做科技行业,我做数码产品,我是希望我应该能一辈子做这个事情,这个是起步时候的一个本质差别。但是会不会一辈子就做这个,其实我也不敢说,但是我感觉我会。

9.“我每一次阶段性的人生决定在母亲眼里都是疯了”

鲁豫:你的父母对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他们有过评价吗?

罗永浩:其实他们一直都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和父母从来没有正常交流的可能性。比如说我要去新东方教书,我母亲的反应你一定是疯了;后来我从新东方要辞职,她的反应是你一定是疯了;后来我办网站,她的反应是你疯了。

鲁豫:就是你疯了好几次?

罗永浩:对,我每一次阶段性的人生决定在她眼里都是疯了。

鲁豫:做锤子她也觉得是疯了?

罗永浩:当然,肯定觉得是疯了。而且她觉得你那么容易就能找一份收入很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险去做在她听起来是特别天方夜谭的事情。但是我发现,我妈今年80来岁,她这个年龄的人几乎没有用智能手机的,我妈是唯一能用智能手机的,原因就是这是我做的。所以她在我第一次手机发布会坚持要我哥哥领她来参加,看完了发布会以后,当天夜里回到酒店的房间里,我送了她一台手机,我本来想的她就是高兴一下,结果我回去以后,没想到她竟然开始用了,用完了以后,我哥去教她一些基本功能。我过了一两个礼拜问她,我说妈,会用了吗?她说会用,我说不会用错吗,她说经常用错,但还是会坚持用。我说是什么动力,我哥说她最大的动力就是去跟她那些老太太的牌友,打扑克牌、打麻将的那些牌友们去吹嘘这是我儿子做的,因为在一个小镇的一群老太太眼里,做手机是一个跟做航天飞机一样不可思议的事。

鲁豫:你妈是以这种方式给了你最大的肯定?

罗永浩:对,可以这样讲,但是她仍然没有沟通的可能性,这是指直到今天她有时候还会说“你当时要是上了大学就完美了”,她会有这样的想法。

比如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买过房,她每一次到北京来,不管我租的房子住得多好,她每次进屋东看西看以后就感慨,可惜这不是买的房。我不买房,早期是没有钱买,后来能买的时候,故意不买,我觉得房价已经非常不健康了,作为投资是很不明智的,而且考虑到中国现状的租售比,更是如此。有时候我也有拥有一块地产的想法,但是我会克服这个,去选择一个更理性的东西。但是对我妈来讲,我只要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有50平米,对她来讲永远是一个心理的遗憾。对她来讲这是宗教,对很多中国人来讲,买一个房子是宗教,不是需求。所以像这些方面是几乎没有沟通的可能性。

10.“做事情本身带来的满足感远远大于被黑的痛苦”

鲁豫:你在做锤子之前,你做什么都是一片好评?

罗永浩:差不多。

鲁豫:做手机之后开始各种各样的被黑?

罗永浩:对。

鲁豫:这个对你真的内心会有很大的影响吗,你会觉得委屈、难受?

罗永浩:委屈、难受倒没有,但是特别吃惊。

鲁豫:这有什么吃惊的,每个人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罗永浩:但问题是我没有做坏事,像某些科技公司,你知道互联网公司整体道德水准非常差。如果我像某些科技公司一样做了很缺德的事去赚钱,那我做这个事之前,除非我是傻子,否则我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就是这个事能让我发财,但是可能全国有几千万人在黑我,这个事我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和准备。

可是我做数码产品这件事,我不觉得我害了任何人或者怎么样,只是说了一些张狂的话,结果惹来的讽刺也就算了,挖苦、嘲弄也就算了,还有很多蓄意造谣、传谣的,就因为讨厌一个人就要搞死一个人,这个东西其实超出了我对人类糟糕的可能性的想像。

鲁豫:其实互联网一直是这样的。

罗永浩:至少我在这方面当时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所以非常意外。

鲁豫:那就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

罗永浩:谈不上委屈难过,就是特别困扰,特别吃惊。我就说怎么回事,我们做了什么要被黑成这个样子?那个所谓的黑不是简单的讽刺、嘲弄、挖苦,而是干脆就是恶意造谣,想让你这个生意做不成。

鲁豫:仅仅是因为个人的一些好恶,我看你不顺眼?

罗永浩:比如我要讨厌一个人,他在什么也没做错的情况下,我仍然可能讨厌,但是这种情况我可能私下会跟朋友说一些讽刺、嘲弄、挖苦的话,但是第一,我不会公开表达;第二,我即便有条件、有机会,不费吹灰之力也能害这个人一下,我也不会去害他,因为我没觉得他做错任何事情,一定不会公开发表。

鲁豫:在公众平台上发表?这也是我的一个底线。

罗永浩:对。即便我有什么机会能害到他,我做梦都想不到我会顺手害他一下,绝无可能。

鲁豫:所以你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

罗永浩:对,所以他们对我的反感和憎恶导致的讽刺、嘲弄、挖苦这个我都能接受,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还会成心害我。比如当时说我们一共发了3万台货,退货29000台之类的,这个从逻辑上看就不合理,他说目前还在继续发货。你去想一下,一个企业如果发货3万台,退回来29000台,他一定是停业整顿,而不是继续发货,因为继续发货就会继续退90%多,这是绝无可能的,这样的一条新闻,几十家媒体同时在转。

所以我就让我们的市场部孩子给这几十家媒体挨个打电话问你们有没有看这个内容就转,他们说看完了,有的也承认这个有点离谱,我们的孩子就说你会不会删除?所有人的说法都是,第一个源头删除我们才删,否则不删。

我当时准备大肆地报复一下。后来同事们说你究竟是想你痛快,还是要把企业做死?所以最后就算了。

鲁豫:但问题是这个时候你不能像你以前一样,你完全把你的刺猬的刺都炸开,我开始攻击你,你现在做企业,你必须得把这方面给咽下去,这是很痛苦的。

罗永浩:也没那么痛苦,因为做事情本身带来的满足感远远大于那个,这是一个比较的结果,如果没有这个,单独承受那个确实很难。

鲁豫:你这几年会不会觉得你的天性被压制了很多?

罗永浩:其实没有改变什么,我只是不说。出了这些事以后,我后来微博微信都很少说什么话。因为我起初在微博上天天在那一天发十几二十条,动机是工作,过程中也会失控,会吵架,但目的本身是工作。如果没有工作上的这方面需求,我其实很少会打开它,相应的生气就比较少,而且那个吵架也常常是很幼稚的。

比如说有一个人过来貌似讲道理跟我胡搅蛮缠,我跟他吵了好几天。有一天我点回去又看,发现那孩子贴了一群同学聚餐的照片,我一看发现他其实是个中学生,我当时就脸红了,我跟这么一个小孩子吵了一个礼拜?我觉得特别羞愧,所以这种事发生几次也有助于你去重新看待一些事情,越看越淡。

鲁豫:你的语录我看的不多,但是有一句话我现在越来越赞成,就是我真觉得你说的“彪悍的人生真的是不需要解释的”。但是你不觉得你是在跟别人在各种解释吗,你干嘛要解释?

罗永浩:如果这件事最终不解释,导致可能后面的结果只落到你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件事其实没有那么难;但是如果带来的后果是影响到你做的整个事业,这个东西是必须做解释的。

鲁豫:表面看起来是这样,咱们如果我们再往深层次去想,我觉得想解释你的性格,你不希望别人误解你,你希望别人觉得罗永浩是一个很好的人。

罗永浩:当然,因为你坚持了一些东西,相应的你期望得到别人的认可,虽然不认可也能接受,但还是希望得到认可的。

11.“我预感我会一直对现在的事业乐此不疲”

鲁豫:如果可以做某某某第二,你希望你做第二个谁?

罗永浩:很多现在的企业家,尤其是做硬件的都希望学习乔布斯,并且获得好的发展。其实我自己看的时候,并不是看一个人,而是这种类型的人。这种人一直都是存在的。比如博朗兄弟,比如盛田昭夫,然后是乔布斯,在我心目中,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们做的也是类似的事情。你看今天我这个年纪的果粉,或是岁数再大一些的,如果没有意外,当年也都是索尼粉。我很希望成为这样类型的企业家,而不是一个具体的某人。

鲁豫:你有那么多语录,那么多讲演,你最满意自己的哪句话?

罗永浩:我自己喜欢的还挺多的,因为书商给我出书的时候整理了好多所谓的语录,他们让编辑摘的,我自己看有时候还很高兴,我说这句话是我说过的?说得真好,我不记得我讲过了,看完了我还挺感动。但是我最讨厌的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自己不觉得它比我其他说的话更好,但是这句格外流行。

比如我以前刚认识的人,他们每个人提这句话的时候我都非常难堪。可能你说过的一句话,你也没觉得它不好,也没觉得它好,结果它好像成了我的一项“成就”,这个就很尴尬。所以因为这件事造成的尴尬,让我对这句话产生了很大的反感,并不是说从价值观上我对它反感。

鲁豫:你最遗憾的一件事是什么?

罗永浩:我觉得我遗憾的事应该是挺多的,现在能想到的是我没有现场看过一次乔布斯,这还是我挺遗憾的一件事,其实是有机会的,但是没去。

鲁豫:别人对你的误解,有哪一种误解你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罗永浩:很难让人无动于衷的是这种情况:有的人因为误解而对你批评的时候,他不是主观的情绪化的骂,抹黑,而是以他有限的逻辑能力非常努力地试图证明我是糟糕的,或者我做错了什么,但是他的逻辑漏洞很多。这样的时候会诱发我原来的职业病,你骂我,你讨厌我,你让我去死,你诅咒我都没问题,但是你要想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和逻辑推理来证明我这件事做错了,但你的逻辑又很糟糕,这个时候我是很难看到以后无动于衷的。

鲁豫:一个人在长大的过程中慢慢总会有一些跟生活、跟社会、跟别人妥协的地方,慢慢改变自己的地方,程度不同而已,这么多年你的改变多,还是坚持得更多?你妥协得地方多不多?

罗永浩:妥协的地方非常非常多。以我过去的交友标准,如果这个人是个迷信的人,在我这儿作为朋友一定是不及格的,信风水、信鬼鬼神神,见了神仙要磕头的那种人。但是现在做企业,过程中不断地发现一些人非常聪明、非常能干,并且非常迷信,这种人见的多了以后,就让我对迷信这件事脱敏了。我做企业,会承担很多风险,会有很多未知因素,但我不会迷信,但是同时,我对身边迷信的人的宽容度越来越高了。

鲁豫:接受度越来越大了。

罗永浩:我的性格是比较挑剔的,我过去看人倾向于看毛病,现在也不是故意的,自然的在过程中会变得宽容一点了。

鲁豫:所以你可能慢慢地变得跟以前相比攻击性会弱一点?

罗永浩:弱很多。我怀疑这个跟荷尔蒙分泌也有关系,因为你到了一个年龄,分泌少了,攻击性就少了。

鲁豫:到今天,是不是比你最初做锤子的时候相比,黑你的人已经开始减少了?

罗永浩:明显少了。在公关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我跟唐岩吃饭,唐岩原来是网易的总编,所以有丰富的媒体经验。我跟他说,我找了一个专业的公关团队,我们要用6个月的时间,消除绝大多数的负面影响。唐岩就特别不屑地笑,他说你还六个月,你拿自己当什么了,没人搭理你的,你只要不嘚瑟,两个月就能消掉90%。你没有公关团队都行,当然了,有公关团队还是必要的。我当时还半信半疑的,结果我真的不在网上发那些挑衅的言论以后,两个月就消掉了90%。

鲁豫:你的特点是你的行动力特别强,但是过往的经历来看坚持度不够?

罗永浩:虽然我敬佩工匠精神,但我也不认为一个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是天然正确的选择。喜欢那个行业,就埋头做了三十年,我很喜欢这样的人。但是这个人不停地尝试新的东西,今天一个,明天一个,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我现在是觉得我如果能从事一个行业一直做到死也不换,那不说明我坚持了什么,而是幸运,找到了自己终生喜爱的事业。但是如果我做到了一半觉得没劲了,又换一个,也非常正常,但是我预感我会一直对现在的事业乐此不疲的。

12.“婚姻方面,我很幸运”

鲁豫:你现在属于创业状态吗?

罗永浩:当然了,还是严重的创业状态。

鲁豫:严重创业状态的人他的生活还能占多大的比例?

罗永浩:几乎没有。我上次度假就是春节,再上一次就是上一个春节。去年10月份的长假策划了一个度假的计划,和我老婆,最后因为工作关系,改成去美国出差了。我每天出去办事,我老婆一个人在酒店里面,她没意思就上街逛一逛,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

鲁豫:我觉得一个男人在讲话当中不断的提到我老婆是一个挺好的事,而且是主动提到。

罗永浩:其实我三年半对她亏欠是很多的,因为几乎没有时间陪。

鲁豫:之前英语培训机构不会?

罗永浩:因为以前没有忙成这样,虽然还是很忙。还有就是做英语培训的时候,我们是两地分居的,北京、天津。

鲁豫:这叫什么两地分居,这么近?

罗永浩:从前每周末肯定是回去见面的,所以那时候至少六、日两天能一起活动,但是现在一周一天也保证不了。

鲁豫:你这种表述让我对你加分加了不少。

罗永浩:你这么说弄得我反倒有点心虚了,因为大家会说:一个男人不管多糟糕,只要他是个怕老婆的人就坏不到哪里去。至少他有他在意的人,有他顾忌的人,说明这个人坏不到哪里去,你知道,会有这样的说法。所以你刚才一说加分,我突然心虚了,好像这是被我特意安排的一个话题。也许你不是那么想的,但是我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鲁豫:你的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

罗永浩:我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做现在我喜欢做的事。我希望能一周工作6天,每天10个小时,那挺幸福的。现在的情况是周日也歇不了,每天不知道十几个小时,有一天家庭生活就不错了。

鲁豫:假如现在给你一段时间休息,给你24小时的时间休息,你会干嘛?

罗永浩:14个小时睡觉,还有10个小时跟老婆吃个饭,说说话,看看电影。

鲁豫:我觉得做一个热爱的事业有点像婚姻,起源都是因为热爱,但是到后来一定是因为你要有责任,到后来不一定是热爱?

罗永浩:对,你如果最后只剩责任,没有热爱,那就很不幸了,但是我很幸运。婚姻方面我也很幸运,我和我的老婆现在也十多年了,一直也非常好。我觉得我没做什么额外的努力就得到了这些,这就是运气好,单纯的运气好。

鲁豫:你太太现在做什么工作?

罗永浩:她在家闲着。

鲁豫:真幸福,就羡慕这样的。

罗永浩:我觉得她也挺幸运,我老婆是能闲住的。有一天她抱怨说工作没意思,我说你别抱怨了,就在家做家庭主妇,结果她说她特别高兴,她说小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家庭主妇,说终于可以做家庭主妇了,我说那太好了。她做主妇从早到晚都很忙的,弄个花花草草的,弄个窗帘啊之类的。

鲁豫:老罗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了一些。保持高大是很难的事情。

罗永浩:对,要低调。这其实在公司内部也是一样的,有的孩子是因为我在江湖上的高大形象加入进来的,我就觉得有义务在他们面前继续维持这个形象。

鲁豫:那挺累的。

罗永浩:但这也是责任的一部分。

鲁豫:我觉得你现在要保重,身体健康还是挺重要的。 罗永浩:还行吧,我还没到一不小心就会得癌症的岁数。谢谢。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

责任编辑:穆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