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访谈观点 > IC大家谈 > 正文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

近期锤子科技举办了一场小型的“密谈”,地点位于北京798极客公园,锤子科技CTO钱晨、工业设计总监李剑叶、UI设计总监肖鹏和方迟等核心成员参加了此次“密谈”,他们悉数登场透露了锤子T1在设计和研发过程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审美等于审丑

方迟是UI设计总监,他负责锤子手机的用户界面部分。和其他手机相比,锤子的UI界面确实有很多与众不同的部分,而为了让锤子的UI不一样,方迟的团队做了很多努力。大多数设计师都是唯美主义者,这可能和职业性质有关,而对于方迟的团队来说,他们算是“完美主义者”。他们对于每个细节的考究和钻研,的确到了极端的程度。

例如他们制作一个非常简单的按纽,首先会用黄金比例固定它的长宽比,用黄金螺旋线的螺旋眼做辅助线来确定它字体大小和按纽大小之间的关系,然后整个页面上的很多元素都是根据黄金比例推算出来的,包括大的字体的比例,间距的比例,他都是通过这样的一个理论去推导出来的。他们在做整个系统的时候,把它推广到各种地方。另外包括UI界面灰度的梯度,颜色色环上的一些分布,这些东西做了大量的规范和推演。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0

锤子科技UI设计总监(中:肖鹏 右:方迟)

方迟表示:“当你觉得一个东西好看的时候,实际上很难说出来他具体为什么好看的,但是当你觉得一个东西比较丑的时候,通常来说你都是可以知道哪儿丑,为什么丑的?大家有没有这种感受?实际上这个东西很正常,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物理世界当中,我们会不断的适应这个世界,潜移默化中我们可能就会养成一些审美的习惯,然后我们会对于这些非常符合习惯的东西觉得自然而然,但是一旦不符合习惯了,我们可能就会觉得非常别扭,甚至觉得丑。我们有时候就会觉得审美其实就是在审丑,我们把丑的东西剔除了剩下的就是美的了。”

在方迟刚刚来到公司时,他的第一个设计是一个雨伞撑开的动画图标,在雨伞撑开的同时会有水滴溅射的效果。在方迟看来这是一个无聊的设计(不太明白他本人都觉得无聊为什么还设计出来),但是罗永浩看了之后就觉得这个设计非常不错,他告诉方迟:无聊是推动历史发展的,推动人类进步的一大动力。这句话给了方迟很大的信心,我们现在可以在锤子手机UI界面中发现很多看似无聊,但是有非常有意思的小细节,比如说删除某个内容之后,画面会收缩之后被垃圾箱吸走;“强迫症”患者选项;主界面右上方的小标签,也正是这些小的细节设计造就了Smartisan OS的细腻。

 一顿饭促成的“九宫格”

同样身为UI设计总监的肖鹏讲述了锤子系统“九宫格”的故事。其实九宫格最早是罗永浩的想法,他希望能够做成这个系统界面,于是开始寻找合适的人。当时还就职于百度的肖鹏成为了罗永浩的首选。起初罗永浩在微博上和肖鹏约吃饭,结果他们约好时间后罗永浩却放了鸽子。结果又过了一周他们才正式见了面。饭桌上罗永浩和他说了自己的设计思路,肖鹏很快就同意去了锤子,就这样罗永浩用一顿饭搞定了肖鹏。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1

Smartisan OS独有的设计美学(图片来源于锤子科技官网)

传统安卓系统图标的罗列方式在有些人看来有些凌乱,而“九宫格”的好处在于可以让界面看起来更加整齐一致,但是把所有图标都放在固定的条条框框里,界面又会看起来呆板。为了克服这样的问题,肖鹏下了不少功夫。比如把高斯分布的东西运用到九宫格之间,各个格子之间各个差异的时候,会有一种垂直的感觉,通过非常明快的颜色填充这些板块,这样会使得沉重的画面感显得跳动起来。

 ·违背传统的“自杀式”硬件设计

手机产品都包括硬件和软件两个部分,锤子T1除了在软件系统方面注重细节之外,其硬件设计也可以用“变态”来形容。李剑叶是锤子科技工业设计总监,站在台上的他一身笔挺的西服,上衣胸部的衣袋中配了一块白色的口袋巾,戴着一副很有文学气息的复古圆框眼镜,头发梳理的每一缕都清晰可见。和前两个身着便装的设计师不同,李剑叶是一个对穿着非常考究的人。不管是哪家公司,用这样一个人来负责手机的工业设计,想必一定差不了。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2

锤子科技工业设计总监 李剑叶

在分享开始之前,李剑叶先放了一段锤子手机的外观宣传视频,之后他告诉大家:“当时最开始播放这个视频的时候,我正好坐在一对小年轻的后面,他们谈恋爱去看电影,当时也是在大屏幕上放的这个,看完这个之后,女孩就问男孩,说这是一个什么产品广告,我不太懂,然后那个男孩很肯定的跟她说,这是一个移动硬盘的广告。”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3

T1的“三明治”设计(图片来源于锤子科技官网)

锤子手机采用的是“三明治”设计,也就是前面板、中框和后盖板的组合(这也是它为什么像移动硬盘的原因),三个部件夹在一起就意味着有两条缝隙。为了避免这个缝隙所带来的视觉影响,通常厂商会有两个方法:第一个就是在缝隙出设计一个凹槽,很多人叫美工槽,但是李剑叶觉得这个事情挺侮辱的,应该叫设计师槽;另外一个做法就是像iPhone 4那样,故意在设计上制造了一个小台阶,这样使得这三个零件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因为有落差产生问题。这两种方法的目的是“规避”,而锤子则选择了“面对”,他们选择了用对齐的方式进行贴合。现在基本上行业里对缝隙的要求是0.1mm,而锤子质检标准是0.05mm,所以锤子手机两个部件的衔接出会有非常平滑的过度。

光线传感器整合 少就是多

锤子团队认为在手机前面板上开很多的小孔非常难看,所以他们把光线传感器、距离传感器都和听筒整合到了一起,这种追求极简的理念贯穿了整个手机外形设计。不过这种追求所带来的代价也是高昂的,为了和别人不同,锤子手机几乎每个部件都要特别定制,这所带来的成本上的提高不能忽视。李剑叶举得另外一个例子是,锤子手机屏幕上下有两处空白,而由于下面空白处配置了三个实体按键,视觉上看起来更窄,所以下方特意加高了1mm左右,这样可以让上下两边看起来宽度相同。

最后李剑叶还提到了产品包装,包装的结构经过了精心设计,像电影在切换两个镜头之间有一个过场一样,包装上做了小盖子,每打开一层就像上一道菜,用户看到的是排列非常整齐的小部件,很精心的设计,对于用户的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

钱晨:与天斗 与地斗 与人斗其乐无穷

锤子科技CTO钱晨是一个面向和蔼、笑容可掬的人。很难想像与天斗、与地斗这种词语能从他口中说出。钱晨的工作是把设计思想实体化,他更多的是和工厂打交道,把设计师给到的各种变态想法让工厂做出来。钱晨和罗永浩有个约定,主观的东西罗永浩来定,客观的东西钱晨来定,这样可以避免更多的纷争。他也举了个例子:“锤子手机边缘那两个亮边是65%,中间的暗边是45%,但是罗永浩希望两边能够达到100%的亮度,这个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你把100%的喷给他看,65%的喷给他看,返回一个数据,告诉他100%的良率是5%,65的良率是80%,他可能还想不清楚,100%的亮度是100块钱成本,65%的亮度是10块钱,他就想明白了。这时候把它装在手机里再让他看,这个手机你觉得这个亮度提高了40%,代价提高了这么多,合算不合算,这时候他就变得理性了。

锤子密谈:对细节极端任性的人造出了T14

锤子科技CTO钱晨

“受虐”对于钱晨来说并不是完全一个贬义词,他好像更加享受这个过程。就像他上一个公司的同时问他锤子和之前在的公司有什么区别时,钱晨说到:“在这儿享受受虐的乐趣,可讲的故事多,可值得琢磨回味的东西多。”

喜欢走钢丝的锤子科技

极端“中心化”的锤子

笔者并不是锤粉,不过也对锤子没有什么坏印象,所以可以相对客观谈一谈感受。首先这次密谈感受最大的就是,锤子是一家以罗永浩为绝对核心的公司。笔者计算了一下,主持人开场不算长一段话中,罗永浩的名字足足提到了六次,然后每个嘉宾上来讲说,基本每三分钟就会提到一次罗永浩的名字,可见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公司员工中的位置。曾经有一位同事跟我说,买锤子的人分两种:一种是知道罗永浩这个人,然后听罗永浩说锤子很好,想买来试试;另一种是觉得锤子很好,想买来试试,而第一种人可能占据8成。同事的说法只是主观意见,但是也说明了一些问题,那就是锤子的市场营销方面太过依赖某个人,如果罗永浩哪天不在锤子了,很难想像这家公司会怎样。而这可能是互联网公司的普遍现象,比如小米的雷军、一加的刘作虎。这种以CEO为企业核心形象的明星效应从目前来看用户还算买账,但是能持续多久就不好说了。

反观一些成熟企业的做法,比如联想、三星等,除了业内人士之外,普通消费者很难说出他们的CEO是谁,知道的只是三星有金秀贤、全智贤,联想有科比,哪天这些明星过气了,再换一拨就好了。一家公司如果想长久发展,做百年企业,能够需要考虑的东西就会更多一些。

锤子独爱走钢丝

锤子团队对于自己产品的细节设计非常自信,每当他们聊起产品时脸上都会露出“天生骄傲”的表情。的确,对于产品细节如此专注的态度是值得所有人学习的,但是总觉得他们有点“为了不同而不同”的感觉,好像对于“炫技”过于沉迷。把光线传感器、距离传感器都和听筒整合到了一起、缝隙的质检标准提高到0.05mm,这些“自杀式”设计很像打出了一组“七伤拳”,击倒对手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高规格的制造要求势必会带来成本上的增加,第一版锤子T1手机上市价格就达到了3000元,基本上“高性价比”(这里仅指性能价格比)这个词和锤子T1沾不上边,而当初相同配置的产品都在2500以下。过于追求工艺的锤子让T1的生产升本增加了不少,以至于和其它产品正面交锋时吃亏了很多。这就好比几个人一起过一条河,大多数人选择走宽广的大桥过去,而锤子偏偏选择了旁边的一跟钢丝绳。虽然锤子通过后能够赢得众人的掌声和喝彩,但是他经历的困难和消耗的体能要比其他人多得多。对于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把产品更多的卖出去,“出货量”、“市占率”是绝对企业是否成功的最主要因素。我们相信追求“工匠精神”的锤子一定能够打动很多人的心,但是这群人“极客”的数量是有限的,如果锤子遇到了销量的天花板,那么他们下一步是否会考虑把产品做的更大众化一点呢?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