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芯片行情 > 本土芯片 > 正文

资深模拟工程师分享——循序渐进,找到适合自己的路(1)

1976年我生于江苏无锡,和很多同年龄人一样,父辈经历过文革。我的父亲是老三届,从小成绩很好,但是因为文化大革命的关系,高三后就没能再上大学。当时母亲在读初中,文革后也没再继续学习。但不在学校也不是不能学习,人天生会对某些方面感兴趣,那感兴趣的方面便可能成为你的职业。父亲辍学后在家务农,之前并没有对电器方面进行过系统学习的他,对家里的大件电器的拆拆装装特有兴趣。小时候记得家里经常摆着邻居家出毛病的收音机、电视机,等着我父亲妙手回春把它们修好。父亲对电有兴趣,最终使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的电工。而我也在这耳濡目染中对电路有了初步的兴趣。现在走上电路设计的职业,也算有一点点子承父业的意思。

我并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乖孩子,初中时一度放学后就跑去打游戏,直到天黑透才回家,偏科严重,只花很少的时间在学习上。高中时才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做什么,确定自己的目标,从而正式开始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着重修习偏科的学科,高考毕业时我的成绩从进校时的中下等一跃成为全班第一名。所以个人认为,孩子小的时候不需要要求他一定成绩第一,成绩中等就可,给他最多的空间和时间让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和一个自己成长的机会。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能得到比预想的更多。直到现在,对于自己的儿子,我也是采取放养政策,不干涉,不强迫。每个孩子都应该有他自己成长的轨迹,家长可以引导,但不能主导。

大学时我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材料物理专业(半导体材料),那里学习气氛很好,尤其出国气氛浓厚,走在路上,或是在班级上课间隙,常常能听到有人在讨论出国的各种细节,似乎大学毕业不出国就不是好学生。为了做个好学生,从大二开始我每天花大半天时间学习英语——语言不是我的强项,单词记了忘,忘了又记,一次又一次机械地重复让我伤透脑筋。但是因为有了目标,一切变得简单。付出了视力从1.5降到0.7的代价后,我成功于1999年上半年通过了GRE考试,下半年申请了数所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拿到几所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当时申请的是物理专业。考虑到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专业非常好,我最终选择了这所学校并计划进去后转读电子工程方向。

成功申请到美国学校并出国只是起点,去了美国之后时才发现所谓的转系并不是那么容易,本校转系容易引起本系老师的不满,怀抱着电子工程梦想的我只能另辟蹊径。于是我在学习物理专业的同时修习电子工程的学位,最终如愿于2003年拿到两个硕士学位。在获得这两个硕士学位之前,我已计划申请另外几所电子工程排名靠前的大学读博士学位。申请的新学校GRE要求更高,我的分数已经不足以满足这个学位的要求,身在美国的我只好重新再次准备GRE考试。那是最充实的一段时间,努力学两个学位课程,做助教获取全额奖学金,同时重新开始我最不擅长的GRE考试。艰难的一年后,我最终考了不错的分数,并成功被密歇根大学录取。

在密歇根大学的博士学业还算顺利,教我的导师是本行业内很有名的前辈。在他的指导下,三年时间我发表了多篇杂志文章和会议文章,最终于2006年顺利毕业。

和许多国内学校一样,快毕业时就有许多企业来校园内招生,当时我留意了模拟电路方向有名气的半导体公司,如德州仪器、美信、ADI和凌力尔特,我同时投了这四家公司的模拟设计工程师的职位,最终凌力尔特和美信两家很快给了我OFFER,另两家也都通过了电话试,通知我去公司复试。因为凌力尔特公司做的是电源管理方向,正好是我喜欢的方向,我最终决定去这家公司,放弃了另外两家公司的复试机会。

凌力尔特公司总部在美国硅谷,我所在的是科罗拉多研发中心。中心有三十多个设计工程师,十多个版图工程师和十个测试工程师。刚进公司时,公司分派了一个相对简单的芯片设计项目,通过做这个相对简单的项目,我熟悉了模拟芯片的研发流程,并且对自己工作的内容有了初步的认识。我最大的感触是,工作果然和学习是不一样的。工作中运用到的基本都是学校的知识,但又和学校的模式完全不同。在学习期间,只需要你对于项目的一个点有长足的认识,能有一些突破,就可以向导师交差,就足够写出一份拿得出手的论文。而芯片设计工作却需要更全面的投入和对各种细节的把控。如同那个最著名的木桶原理——决定木桶容量的是桶身最短的一根挡板,哪怕你有再新颖的想法,若是没有把控好全局,没有想到任何一处细节,都会造成整个项目的失败。这是我在凌力尔特学到的第一课。

(未完待续)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

责任编辑:穆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