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器件交易网-中发网全新升级平台
关注我们:
首页 > IC技术 > 开关技术 > 正文

LED企业如何制定自身专利战略?

专利有着高新企业的技术性,技术专利对高新技术企业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乔布斯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会为苹果的一切申请专利,即便是用不上的东西,也要申请专利。”这几年,苹果公司的专利诉讼,可谓是打遍天下。而今年六月,特斯拉公司却宣布,特斯拉所有的技术专利,都将公开与同行分享,以推动电动汽车技术的进步。在这样一个技术创新不断加速的大变革时代,苹果与特斯拉,这两种不同的专利战略模式,到底谁才更符合发展的潮流?而LED照明行业,又将如何借鉴这两种不同的模式,来制定自己的专利战略?

访谈嘉宾:

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朱韶斌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半导体照明研发中心博士 郭金霞

矽力杰半导体技术(杭州)有限公司博士 游步东

深圳中庆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商 松

深圳市智汇远见知识产权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首席咨询师 刘羽波

苹果VS特斯拉的专利战略 你支持谁?

刘羽波:我讲个故事,有一个壮汉有一个果园,里面有果子,但是有人过来偷,不过因为他很壮,他可把来偷的人打败,这是一个壮汉的策略。另外一个人自己了一颗树,但是还没有结果,他说:小伙伴,你们过来,我们一起给树浇水,等树结果我们一起分享果实。我欣赏的不是他们谁的特点,而是他们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在这个位置上应该采用怎样的策略。他采用最适合他的战略,这是他的资质。我们的企业也一样,只要对自己的企业、对自己的定位合适,就可以制定出适合自己的战略。我想每一个企业只能做符合他自己个性还有特长的事情。除了这个以外,其实其他的事情是做不到的。

商 松:我很同意刘羽波的观点,知识产权是一个商业行为,就像我们讲战争一样,战争政治是一种表现形式,是政治的一部分。我们应该说知识产权是产权,就是商业利益或者资本的一部分,不管怎样表现,都是出自于资本商的利益考虑,所以无论怎样的方式,都来源于整个技术的考虑。我们想想苹果手机的定位是后发制人,发布智能手机。诺基亚已经经营了很多年,最后苹果一蹴而就。但是就电动车而言,还没有达到诺基亚的那种经营方式,所以现在特斯拉离可以形成完整的电动车的商业模式还太远。从一个事实来说,发明、创造、商场、经营,是在资本更高阶段表现的核心手段,它就在我们身边,就在每一个行动中。LED无疑是这样一个前瞻性的发展领域,中国的LED制造者和市场的经营者已经处在全球的领先阶段,我们有权利、责任、义务选择走苹果的模式还是走特斯拉的模式。

朱韶斌:我很赞同他们的看法,我们今天谈LED的专利,完全是根据我们自身的情况,定我们的战略决策,像苹果已经有那样的市场,现在需要把它的竞争对手挤出一点,像我们排队一样,就是挤出一点空间给自己,或者完全把别人挤到边上。特斯拉不一样,这个市场还没有形成,你不让别人进来的话,没有人跟你玩。大家都来我提供的平台上玩游戏,建立一个很大的市场,把饼做大再说,这是一个商业策略。

恶意诉讼众多下 如何走出国门?

游步东:专利是没有什么民族主义的,是完全开放的,这个情况必须在国际市场上发展。我们的竞争对手绝对不仅是国内照明行业,而且是跟你抢市场的国外大公司。芯片公司是比较开放的,不存在贸易壁垒之类。既然是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在商言商,纯商业的模式你可以瞄准这样的企。你单纯想在国内做一个廉价的产品,那么四个团队带来不同的技术,而且四个合伙人本身在国内其他公司做得很好的,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想做一家超越什么的产品,而是完全从不同的公司走出来,那么这样的企业在中国人才和制造方面有成本优势。企业必须要知道自己做什么、知道自己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如果发现战略有问题就调整战略。

中国LED行业专利战打响了吗?

游步东:如果现在没有打响,那也快了。如果市场不景气,也没有人会打这场仗,没有人会为了个人的喜好而打。随着商业LED的起飞,现在有没有打响,我认为应该也是马上要打起来了。

中国LED企业是否拥有对抗国际巨头的“弹药”?

郭金霞:我们一直在说国内没有什么核心的LED专利,我觉得这个话可能有点不好。因为国内的专利,其中LED的专利就有十几万件,这么庞大的专利数据,里面肯定有金子。所以我们要说有没有弹药,我说有,只是我们没有认真地去发觉它。我们不想去挑起诉讼,但是能发一些警告,告诉他,我们也有知识产权,你要进来的时候要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另外我们要做好准备,以备他们挑起的时候我们可以回击。而且专利是偏向于应用的,专利要不就是一种方法要不是一种产品,所以是偏应用的。这么大的专业数据,我们国内在应用方面做得也比较合适,有期望就有突破,。我们一直在不断地申请,也在不断地布局。专利是一个积累过程。

刘羽波:我非常赞同郭博士的判断,中国企业是否拥有这些“弹药”?中国企业怎么拥有“弹药”?你有专利就等于拥有“弹药”吗?这不是完全匹配的逻辑。我们先看第一点,就是中国企业能不能拥有、是否可以拥有LED的“弹药”?从技术系统的进化来看,每个系统的进化都是有婴儿期、成长期、爆发期、陨落,这是一条曲线图。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是制造业大国,LED很多制造都在中国,就是说我们是拥有一个牛市,就是处在技术系统的爆发期,专业量特别大的地方。所以刚才郭博士说中国有十几万件专利是很正常的。但是有专利就有弹药吗?这里面有两个概念的问题,第一是技术创新力是不是等于技术竞争力?技术创新力是技术竞争力的前提,技术竞争力除了创新之外,还希望对专利有布局能力、运用能力。只有技术创新加布局加运用能力才是创新力,但是这种情况下市场会出现四种主体,一种是创新比较高、竞争力比较强的,像几大巨头飞利浦等。还有一种是技术创新力很强,但是技术竞争力很弱,我们中国的科研人员布局和运用能力是相对比较差的。还有一种很特殊的,就是技术创新力不是特别强的,但是技术竞争力很强,例如富士康。大家觉得富士康是代工企业,但是他在国际上有非常多的许可,他的运营带来很多价值。

企业要布局、创新,但是这种要求企业都可以做到吗?其实很多企业是没有办法做到的。那么企业如何实现这一点?他必须要内化成自己的动作,但没有考核又没有奖金,为什么要做这些?所以这个有很多管理、资金的问题。一家企业想有竞争力的话,应该是一系列的工程,而不是简单的申请专利就可以的。

知识产权执法力度弱 侵权成本少 导致企业缺乏创新动力?

商松:今年又逢甲午,我们号称一流的舰队是东亚最强的,但是我们被小日本打败了。同样是拿着洋枪洋炮,我也认为国家队太差了。原因是机制,我们也派人学了,但是学的是皮毛,我们最终得到的是几十万专利,但是最终的结果输在具体的战术、配合、演练上。知识产权对我们来说同样是舶来品,80年代的时候我们跟美国谈判,很多知识产权历史回忆谈到了,是被迫无奈写入的知识产权,然后知识产权的建立过程都拿来当做谈判的筹码。在中国这样几千年文化的国家,要建立一个舶来品的文化,要操作和使用就更难实现。我们谈到的检查性的问题,执法是否严格的问题,固然有很多皮毛的问题。

国外出售核心专利 这种“洋武器”我们购买吗?

朱韶斌:我们国内的企业在硅谷建立专门的部门做专利交易,他们往内收也往外卖。其实国内企业已经在做了,他们在慢慢地积累一定的经验。我同意你购买专利,那个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比如LED专利,有中国、美国、日本、德国,还有其他欧洲市场,他在一个市场找你麻烦的话,你可以在别的市场制约他。

商松:我直接谈一下LED,你谈到知识产权的交易这件事情是非常困难的,用我们很熟悉的几个老板的话说,就那几张破纸,纸比钱还贵吗?现在是纸比黄金还贵。怎么评价?为什么值这么多钱?现在一些LED企业,对他们来说都有着非常成熟和成功的经验,因为他们都是产业中的一部分,都有充分有效的上游,不管是材料还是设备,他们知道如何把价格压到最理想甚至超值。反过来说,对这几张纸来说一筹莫展,我们没有办法像金子那样有价位。知识产权的价值,不光是现在不存在,以后若干年也可能不存在。

买正品元器件就上天交商城!

扫描左侧的二维码

科技圈最新动态一手掌握
每日砸蛋,中奖率100%